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从国际疫情回弹汲取教训

全球冠病累计病例已超过1200万起,死亡人数超过55万。(图/Pixabay)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7月10日

全球冠病累计病例已超过1200万起,死亡人数超过55万。美洲国家的每天新增病例数一直在增加,亚洲、大洋洲和欧洲国家则出现好转的情况。然而,部分国家和地区在封城锁国后松绑过快,或者民众过于松懈,以致每日新增病例数恢复上升趋势。检验它们的经验,我们可以从中汲取宝贵的教训。

目前,多数国家并未完全摆脱第一波疫情,就开始放松防疫工作和复工复业,以致疫情曲线再度或不断向上升,例如美国、巴西等。亚太国家和地区如中国、香港、澳大利亚、韩国、日本、以色列等,第一波疫情原本已结束,但病毒因种种原因而出现程度不一的病例回弹。

澳洲疫情在3月暴发,4月底以后基本控制住,并开始放松管制。然而,当局对输入型病例的管理不够严密,以及一系列的执行疏漏,导致墨尔本又出现疫情。维多利亚州规定入境的公民和永久居民须住酒店隔离14天,但执行隔离监督的工作交由私人保安公司负责,出现执法不严、个人保护装备使用不恰当等状况,甚至有保安人员与隔离者发生性行为。病毒通过保安人员在社区传播开来。

澳洲7月7日新增199起冠病确诊病例,创下4月初以来最大单日新增幅度,其中191起是在维多利亚州,当中又以墨尔本的疫情最严重。墨尔本的病例还传到新南威尔士州悉尼和首都堪培拉,以致维州和新南州关闭州界,阻止州民往来。墨尔本大都会区也再度实施封城措施,为期至少六周,490万居民除基本需要不得外出。维州每日新增病例三位数,同欧美相比并不严重。不过,相比欧美的放任式防疫,澳洲当局这次显然更谨慎,在疫情还未恶化到不可控制的阶段,就先行采取封城管理措施。

新西兰6月中则有返国者隔离几天后获准离开隔离设施回家,后来检验结果呈阳性,结束了新西兰连续24天零病例的纪录。总理阿德恩为此下令军方加强边境管制及监管隔离设施。目前,新西兰的疫情主要是输入型病例,疫情未在社区传开。

从澳洲谨慎加强防疫、新西兰强硬管控,以及中国快速控制住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疫情的经验来看,谨慎迅速地把疫情火星在燎原之前扑灭,是更理想的做法。新发地6月中暴发疫情,中国当局严控疫情扩散,在6月30日已能按不同情形逐渐解除新发地周边12个小区的封闭管控措施。这种手术式的针对性封闭管理影响范围较小,可以较快地控制疫情扩散,而无须实施大范围、影响更大的封城措施。

韩国和日本的经验则显示,疫情的再现主要集中在夜店。亚洲最先控制住疫情的韩国在5月初再度出现新病例,感染群主要是首尔梨泰院的多家夜店。东京也是如此,病例主要来自新宿歌舞伎町和池袋的夜店,绝大部分患者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夜间娱乐场所的复业是两难。夜店本来就是放松身心的地方,很难保持安全社交距离,放开这个行业,疫情卷土重来的风险很高;但不让业者复业,整个行业迟早被消灭,即使设下诸多限制,很可能也只是让这个行业在冠病疫情中苟延残喘。夜店业者和社会可能要重新思考这个行业在长期抗疫新常态中的角色和需求。

从一些国家的经验来看,第一波疫情控制住后的复工复业,必然会导致新病例数再度上升,因为冠病传播与人际接触成正比,社会活动多了,病例数自然增加。因此,在没有特效药和疫苗面市之前,病例数与社会活动终将达到某种动态平衡,这是我们要接受的新现实。我们真正要担心和防范的是第二波疫情,病毒一旦在人们放松警戒后变异重来,将造成更多死亡,经济的再停顿所带来的影响也将更广泛和更严重。上世纪初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发生过三波疫情,人们在第一波疫情后恢复日常生活,结果第二波和第三波疫情来袭,造成更严重的人命和经济损失。

总结其他国家的经验,防范第二波疫情就要戴口罩、勤洗手、保持安全社交距离、避开人多及空气不流通的场合,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有效方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