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深入社区推动数码转型

到了下个月底,全岛各处将会设立近50个“新加坡数码转型社区援助站”(SG Digital Community Hubs),专门为年长者和小贩摊主提供一对一和一站式的数码援助。(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7月11日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属下的新加坡数码转型办公处(SDO-SG Digital Office)预计,到了下个月底,全岛各处将会设立近50个“新加坡数码转型社区援助站”(SG Digital Community Hubs),专门为年长者和小贩摊主提供一对一和一站式的数码援助。此举可说是为我国数码化转型补上“最后一里路”的短板。

这里所说的最后一里路,主要是指处于数码鸿沟一端的许多成长于非数码时代的年长者。他们与处在另一端的数码或网络原住民形成乐强烈的对照。从其他国家的经验看,全国向数码转型最难攻克的主要就是年长者这一关。也即是说,数码转型要落实到社区层面,这是最大的挑战。

数码鸿沟的出现,主要是大部分年长者对数码科技感到陌生,进而排斥或畏惧。在我们社会里,当然还有语言的障碍。因此,要他们排除心理障碍,进而认识数码化的便利与好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有针对性的措施和更加细致的方法。

在社区里设立数码转型社区援助站,是正确的做法。一般的老人家学习进度比较慢,因此在传授知识与技能时,需要很大的耐心,也需要更好的技巧以按部就班地解释和讲解,作为数码原住民的年轻人一般上就缺乏这样的耐心来教导自己家里的长辈,也不理解年长者学习新科技的心理障碍和学习规律。通过数码大使的当面传授,就可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当局将在每个援助站派驻二至五名数码大使,给年长者提供一对一指导或小组学习,肯定有助于消除许多年长者接近数码的心理障碍。这样的传授方式,还可以在社区里起一传十十传百的连锁效应。那些先学会某些应用的人,如学会了使用WhatsApp和电子政府密码应用(SingPass Mobile)等手机应用以及电子付费,有了亲身体验,必能或多或少影响或帮忙激发其他年长者的学习兴趣和意愿。先学会电子付费的小贩摊主,同样也能影响其他小贩效法。

政府是在5月底设立了新加坡数码转型办事处,该办事处很快就推出数码乐龄计划和摊主乐学数码计划,前者针对一般乐龄人士,后者则针对小贩中心、咖啡店、湿巴刹等的摊主。在时机上可谓正得其时,因为冠病疫情导致百业停顿,阻断措施实行两个月,许多人都不得不从线下走到线上,这对数码化是一股莫大的助力。

这两项计划通过更接地气的方式落实,即在社区里的联络所和公共图书馆设立社区援助站,应该可以取得更好的成效。因为这些社区设施都坐落在居民集中的住宅邻里,对年长居民来说很方便。

当局预计,数码乐龄计划到今年底能惠及10万名年长者,而摊主乐学数码计划则希望在明年中吸引1万8000名小贩摊主采用全国共用付款QR码(简称SGQR)。SGQR在2018年9月推出,它让消费者无论使用哪种手机付款应用,都能扫描同一个QR码付款。对摊主和消费者而言,这是免接触的付款方式,在疫情期间,尤其适用。不过,迄今为止,使用这一付款方式的小贩仍然只占少数。

据悉,数码转型办事处设立一个多月来,已有约2500名年长者从数码乐龄计划的线上课程和网络研讨会中受益,与此同时,数码大使也已走入全国112个小贩中心,进行宣导工作,但这距离当局设定的目标毕竟还相当远,希望在下个月所有数码转型社区援助站都设立后,进度能够提速。为了推动上述计划,当局预计聘请多达1000名数码大使,并优先考虑刚毕业和正在觅职的大专生,为一些人提供过渡性的就业机会。

要落实智慧国的愿景,数码化转型是关键,而在这个转型过程中,缩小数码鸿沟,帮助年长者跟上时代,则是当务之急。深入社区的做法是正确的,若能相应提高宣导力度,相信假以时日应能收到预期效果。不过,其他社会的经验也告诉我们,不管怎么努力,最终仍然会有一些高龄群体无法融入数码化的时代,因此,为他们保留非数码化的选项既是一种必要,也是一种社会关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