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创造就业保工作更为迫切

在眼前,保工作、创造就业比最低工资的问题更为迫切和重要。(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20年7月16日

最低收入阶层的薪金和生产力课题,每逢大选就会冒出来,刚刚过去的大选也不例外。照顾低收入阶层、保障工作是朝野政党的共同议程,反映在不同政党的党纲上则有所不同。如工人党反对提高消费税,建议实施1300元的最低工资;新加坡前进党则建议把就业入息补助现金提高至80%、为失业者提供经济补助、减少外来工作者的准证配额等等。

协助低收入者减轻生活压力、保障工作与加薪过去多年来一直是政府的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的重点。

政府的一贯立场是,它并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包袱,不实施最低工资是因为它并不符合员工和雇主的利益。外国的例子显示,在最低工资制度下,低薪员工的薪金反而不能随工作年资而增长,雇主也缺乏提高员工生产力的诱因;本地一些工作原可以给予更高的起薪,雇主却有了正当理由把他们的起薪压低。

政府的选择是,推行渐进式薪金模式,协助清洁、保安与园艺领域的低薪工作,通过生产力的提升而提高工资。在过去,由于这些领域的薪水低,无法留住工人,薪金也因此一直无法提高,这种恶性循环,在渐进式薪金模式下得到改善。通过培训、升级机会渐进改善本地员工的薪金,可以减少雇主对外地工人的依赖。

清洁工作领域从2014年开始推行这个薪金模式,保安和园艺领域随后加入。这三个领域的薪金也分别从2017年、2019年和今年开始上调。4万名清洁工人的薪金在2014年到2019年之间上升了26%。在同一时期内,3万6000名保安人员的薪金则增加36%,3000名园艺工人的工资则提高30%。

保安工作领域薪金的改善和擢升机会,已使到这个领域的员工更加年轻化。

国务资政兼社会统筹部长尚达曼选战期间通过人民行动党面簿发表的讲话中说,过去10年,我国员工的生产力,以人工小时计算,每年增长了2.8%,10年增长了约三成。

员工的工资中位数也从10年前的2900元上升到今天的4600元,调整了通货膨胀率后,增幅为32%。

收入最低的20%员工,工资也从10年前的1500元,上升至今天的2500元,调整通货膨胀率后,增幅为四成。

工资的上升是生产力改善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我国必须有能力抑制通货膨胀,才能让一般雇员感受到生活素质的改善,尤其是最低层的工人。

然而,冠病疫情给各行各业带来了生存与发展的危机,劳动力面对的最迫切问题是,保留工作和转换工作的机会。渐进式薪金模式的可持续性,也因失业问题加剧而受到严峻考验。

收入随生产力提高而改善是鼓励国人自食其力,凭自身的努力改善生活,但社会底层的人仍必须受到社会安全网的支援,以及中上层发挥的同舟共济精神,如蓝领员工的薪金提高了,一些杂费和清洁费跟着上升也是必然的,中上阶层必须接受底层工人也有改善生活条件的权利。

提高生产力的未来方向是通过数码化和智能化的转型,蓝领工作的传统作业模式也必须随时代而改变,而这也同时带来技术提升,从而提高生产力的契机。

随着今年第二季经济同比萎缩12.6%,我国已进入技术性衰退。全国职工总会预计本月底公布的第二季劳动市场数据,将显示裁员和失业人数的激增。

因此,有关就业补贴、最低工资的讨论必须考虑到最新的数据。政府在数据方面也可以更加透明及时,让国会、企业界和工会能够准确评估实际情况。

在眼前,保工作、创造就业比最低工资的问题更为迫切和重要,希望朝野政党在面对我国历来最严重的失业危机时刻,能够从务实地照顾低薪工人出发,在共同基础上共商大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