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寒冬中旅游业出路的重新思考

我国旅游业高度依赖外来游客,旅游寒冬结束之日恐怕遥遥无期。(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20年7月17日

圣淘沙名胜世界受全球冠病疫情冲击,前天宣布裁员,被解雇的职员可能达2000人。冠病疫情冲击各行各业,旅游业和航空业无疑是遭受直接冲击最大的行业。尽管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国家尝试逐步恢复经济活动和放开边境管制,但冠病疫情很容易随着人际交流增加而反弹,所以一些国家不得已又恢复封城锁国措施。我国旅游业高度依赖外来游客,旅游寒冬结束之日恐怕遥遥无期。

除了圣淘沙名胜世界,本地其他旅游景点和业者也面对沉重的经营压力。新加坡旅游景点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旅游景点中小企业反映,即使能在7月重新开业,但若每月营业额只有过去的一半,有45%估计到了11月就会停业或清盘。

旅游业占我国经济的比重不算小。我国去年吸引了1910万人次旅客,旅游业总收入为277亿元,占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5.4%,高于建筑业和资讯通信业的占比。不包括餐饮和零售等旅游相关行业,我国的酒店、景点和旅行社等核心旅游业者去年共聘用了6万5000名员工。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今年5月就国际旅游业给出了相当黯淡的前景,估计今年国际旅客量可能比去年下跌多达80%,导致多达1亿2000万旅游从业人员失业。问题是,这个预估的前提是国际社会在今年12月初逐步放开边境管制和跨境旅行限制,如今这个前景看来越来越难以实现。澳大利亚昆达士航空公司已宣布取消除新西兰以外的所有国际航班至明年3月,澳洲也宣布关闭国境至少到明年中。

圣淘沙名胜世界在公布裁员消息的文告中,点出了几个值得旅游业者省思的关键信号:全球冠病疫情对旅游业起着毁灭性的影响;冠病疫情带来的持久影响将加速旅游业的转变,所有旅游业者都须进行重大调整。的确,鉴于冠病疫情可能长时间扰乱世界经济,我们须要重新思考旅游业转型和中短期的生存之路。

旅游业是无烟工业,也是最直接将财富从富裕阶级转移到低收入阶级的行业,有它的存在价值。不过,相比于一些国家的旅游业靠历史文化或大自然资产获取收入,像新加坡、香港、纽约等没有天然资源的小国或城市,必须靠兴建崭新旅游景点来吸引游客。这需要更多的资源投入,但要发展旅游业,也无可厚非。如今我们要思考的是,这样的做法是否可持续?

同样地,我们以旅游业主导文化产业发展的思路可能也要重新思考。我国内需市场小,单靠本地消费者难以支撑旅游业和文化产业,所以必须依赖国际游客,否则我们到今天可能也无法拥有殿堂级的滨海艺术中心。话虽如此,相对于我们已经做大的旅游及文化产业,我们的内需市场其实很小。

目前,政府资助一些关键行业的雇主支付本地员工工资,这是退烧药,只是暂时控制失业情况。由于疫情继续存在的可能性很大,整体需求依然疲弱,政府不可能长时间持续派钱,所以恐怕下来还有更多人会失业,尤其是旅游、航空、酒店等领域。突出例子如美国航空,这家世界最大航空公司前天宣布,由于美国政府给予的薪酬津贴将于今年9月底到期,该公司从10月起可能得裁员2万5000人。

我国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这些领域从业人员的长期生计问题。其实,只要人们愿意改变心态,学习新技能,对转行及工资降低的可能性抱开放态度,应不至于找不到新的出路。例如本报日前报道,有新航空服员暂时转行加入泡泡茶店,将服务乘客的技能转移到泡泡茶业务上。一些雇主在这当儿裁员,主要裁退外籍员工,本地人如果愿意转行从事过去不喜欢的工作,一来可以解决三餐温饱问题,二来可以帮助更多雇主打造一个以本地人为核心的工作团队。这也是许多人念兹在兹的想法,如今正好付诸行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