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泰国疫情政争两头烧

泰国原本已经放宽外国人入境限制,以期振兴旅游业;如今因担心疫情反弹,政府又决定收紧限制。(路透社)

字体大小:

2020年7月21日

泰国副首相颂吉、财政部长乌塔玛等主管经济事务的班子辞职,引发巴育内阁改组,为泰国冠病疫情中的经济复苏之路和政坛权力斗争增添不确定因素。泰国冠病疫情已趋稳定,政府近月推出一系列援助配套振兴经济,财长此时辞职,让市场不安情绪蔓延。此外,由于这是执政联盟内斗的结果,因此接下来的政争恐怕会削弱政府抗疫和振兴经济的效率。

泰国原本已连续50天没有出现本土感染病例,但上周有两名入境的外国人确诊。他们有不必隔离的豁免权,曾到曼谷和罗勇府多地,导致数以百计泰国人须自我隔离,引发当地民众担忧和对抗疫管制的不满。泰国首相巴育为此公开道歉。泰国原本已经放宽外国人入境限制,以期振兴旅游业;如今因担心疫情反弹,政府又决定收紧限制。

泰国经济高度依赖旅游业、制造业、工业和农业。旅游业2019年对泰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达20%,政府原本预计其比重未来几年将稳健成长,2030年时达到30%。如今冠病突然来袭,各国封闭国境,泰国旅游业大受影响。当地媒体报道,即使泰国旅游业已为削减成本而大裁员超过100万人,但预计今年下半年仍会有三分之一的业者因资金耗尽而倒闭。

此前的中美贸易战和持续几年的政治不确定性,已导致泰国经济增长速度逐步放缓。泰国国内生产总值去年第四季同比增长1.6%,低于第三季的2.6%增长。2019年全年经济增长2.4%,创五年来最慢增速;今年第一季因冠病疫情而萎缩1.8%。泰国央行预计今年经济全年将萎缩8.1%,是历来最大的减幅。原因主要是全球需求疲弱不堪,泰国商品及服务出口去年第四季同比萎缩3.4%,今年第一季恶化至6.7%,预计今年全年将是负8%,这对依赖工业、制造业和农业的泰国经济来说是一大打击。

面对如此恶劣的经济环境,泰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刺激配套。泰国政府早前举债1万亿泰铢(437亿新元)用于缓解疫情造成的冲击,而其中4000亿泰铢将投入重振经济之用。内阁已批准186个总值约924亿泰铢的项目,以提振消费和旅游业。提出这些方案的经济事务领导班子辞职,导致这些计划的前景不明朗。

乌塔玛原为执政联盟最大党公民力量党党魁。该党早前发生权力斗争,乌塔玛派系失势,副首相巴维当选党魁,乌塔玛等人辞去内阁职务。除了颂吉和乌塔玛,同时辞职的还有能源部长颂提拉、高等教育、科学研究与创新部长素威以及首相府秘书长科萨。他们是巴育倚重的经济事务班子,如今巴育振兴经济的计划会受多大影响仍不得而知。巴育下来仍要引进体制外的人选掌管经济事务,但公民力量党也会推举自己的人选。这可能影响巴育对实权的掌控,尽管他获得国会上下议院过半数议席的支持。

巴育政府面临的挑战不小。除了执政联盟内部,国家经济在疫情中受到重挫,将加重中产阶级的负担,加上北部农民依然支持达信力量,政府的经济振兴计划若无法开展,势必对执政合法性造成更大的冲击。虽然现任政府是在大选中获得委托,但选举结果和国会组成由此前军政府拟定的宪法扭曲而成,执政合法性一直无法说服许多选民。泰国民众对政治空间缩小和经济疲弱的不满,使得街头示威从未中断。

此外,达信前下属带领的为泰党依然是国会第一大反对党,红衫军和达信势力依然伺机而动,而执政联盟目前在下议院的过半优势薄弱,公民力量党必须尽一切力量维系执政联盟,意味着联盟内的权力斗争将持续下去。泰国主要政党可在大选中赢得上百议席,但宪法抑制了大党可以获得分配的议席数量,小党则可以分到更多议席,这注定主要政党必须拉拢小党组成执政联盟。这虽然让执政联盟内出现某种制衡力量,但也注定权力斗争的长期存在,不利于执政效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