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加强议会民主机制

我国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和多元语文社会团结一致和谐共处,仍存在脆弱性,因此,更值得国人期待的不是一个热闹的议会,而是一个负责任,以国家利益为依归的议会政治。(档案照)

字体大小:

随着李显龙总理正式点名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为国会反对党领袖之后,国会议长办事处和国会领袖办事处前天联合发表文告,列出反对党领袖的国会特权与职责。

过去政府也有意赋予刘程强类似任命,但他拒绝成为非正式的反对党领袖,如今他的接班人接受了正式委任,对工人党来说是重大改变。工人党实力现在更壮大了,不能再回避这样的角色。

国会反对党领袖在国会中享有的特权包括:在政策、法案和动议上,可以优先向部长发问,发言时间跟政治职务者相等;在议员所能获取的数据和资料之外,他还能获取有关国家利益的机密政府报告。此外,他也能出席正式国家活动、随同政府或是公共服务成员参与出访和会议。

他的具体职责条款还有待国会领袖傅海燕在国会发表声明,作出正式的阐述。

作为国会里的反对党领袖,毕丹星将承担更大的责任和压力。反对党领袖享有的常年津贴高达38万5000元,配合他的地位和职责。

李总理本月27日在内阁就职典礼上指出,选举结果显示,新加坡人希望国会有更多元的声音,这个趋势将继续下去,反对党领袖的正式设立,可说是“听见”人民的诉求,“同时也让政治体制以能够维持国家使命的方式进行”。新加坡政治发展正处于一个重要转折点,关键不在于我国是否迈向两党制,而是在于维护我国赖以成功的良性治理。

反对党领袖的地位确立之后,其他国家领导来访时也可以名正言顺地会见他,从另一层面了解我国的政治发展。

从民生课题、国家未来方向到外交、国防,反对党都必须有明确立场和具体论述,不能为了反对而反对。他们带来的多元声音,可协助政府在决策过程中作不同角度的思考,他们甚至可在重大政策上提出替代方案,因此,他们针对政策的辩论内容将受到国人更认真和深入的审视。

在未来的大选,反对党也必须提出能够兑现的诺言,不能因为它还没有作好执政的准备,便任意讨好选民。

有朝一日,新加坡可能迈入两党政治,但是两党政治并不能防止我国政治走向民粹主义,许多国家的例子已经证明,实力相当的两个政党或是两个阵营更可能以民粹主义争取选票。

如马来西亚的2018年大选中,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没想到能够推倒国阵上台执政,因此,做了许多讨好选民却又难以兑现的承诺。

促进更有包容性更为多元的政治发展,关键在于建立朝野政党的互相信任,有了互信的基础,在野党才能在更大程度上分享政府的数据资料。

良性和积极的朝野政党关系也许得经过长时间的考验与磨合,朝野不应该是敌我分明,而是在国家生存攸关的课题上有更好的默契和共识。

新加坡的西敏寺议会制度承继自英国,今后不管议会制度如何演变,朝野政党都必须确保议会民主不会导致政党恶斗、互相拉扯的混乱局面成为政治常态,以致分裂整体社会。

我国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和多元语文社会团结一致和谐共处,仍存在脆弱性,因此,更值得国人期待的不是一个热闹的议会,而是一个负责任,以国家利益为依归的议会政治,使新加坡继续成为国际上一个良治善政的民主典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