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新柔中型地铁必须有效与便民

在李显龙总理(右二)和慕尤丁首相(左二)见证下,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交通部前天在新柔长堤举行仪式,签署了恢复新柔中型地铁系统工程的三份协定。左一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魏家祥,右一为新任交通部长王乙康。(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7月31日

在李显龙总理和慕尤丁首相见证下,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交通部前天在新柔长堤举行仪式,签署了恢复新柔中型地铁系统工程的三份协定:新柔中型地铁双边协定、新加坡SMRT企业与马来西亚国家基础建设公司关于成立合资运营公司的协定,以及启用首30年的特许经营协定。

新马于2010年(马国前首相纳吉任内)商定兴建的新柔地铁系统计划,在2018年1月正式签署双边协定,项目原定2019年动工,2024年底启用。但马国希盟政府前年上台后,多次要求暂缓这项计划,以检讨计划的范围和成本。

希盟政府五个月前倒台后,我国与国盟政府多番商讨后达致协议,把暂缓期推迟到这个月底。新柔中型地铁项目全长不过四公里,但从计划商定到今天,耗时十年,可谓一波三折,主要原因是马国一再出现政权更迭,后来又出现了突如其来的冠病疫情,计划因而一再延宕,殊属无奈。但在疫情笼罩下,双方仍能完成商讨并签约,也属难能可贵。

本着新马友好合作精神,新加坡方面在这个双边合作项目上表现了最大的包容性,包括把原来的地铁系统修改为轻轨,以及不再使用新加坡地铁汤申—东海岸线在万礼的终站。新的新加坡站将设在汤东线兀兰北站,此地铁线在2024年建成后,全程将有32个站,可连通兀兰和勿洛。

虽然原来的地铁已经降格为轻轨系统,但每小时约一万人次的载客量,对舒缓新柔两地通关人流拥挤的情况肯定还是大有裨益。确保新系统连接两地现有的交通网络至为重要,只有这样,新系统才能发挥最大的连接效用。在新加坡一端,这个未来的轻轨系统也将衔接我国的地铁网络,可以大大增加新柔两地的连接性,促进新马两地人民的交往。

新系统建筑工程预定在明年1月动工,按照马方的规划,改成轻轨将可大大节省建造成本。马方预计将在这个项目投入31.6亿令吉(约10.3亿新元),这与原本预估的49.3亿令吉(约16亿新元)相比,减少了17.7亿令吉(约5.8亿新元)或36%。由于冠病疫情肆虐,旷日持久,各国经济备受沉重打击,寻求节省成本之道无可厚非,比较令人担心的是马国政局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在前天的签约仪式上,有媒体记者就发出疑问,马国的政治不稳定是否将影响或再次导致有关项目工程的拖延。这确实是个难以逆料的不确定性。近来有关马国可能再次举行大选的传闻甚嚣尘上,因此,引起人们的疑虑是情理中事。我们只能希望,不管接下来马国会出现什么政治变动,新马双方都应严肃尊重已签订的协定,如期开工,尽早完成这一互惠互利的便民项目,相信这也是新马两地人民的共同期待。

在冠病疫情暴发之前,每天来往新柔两地的人估计多达30万,由于两地有着千丝万缕的经贸人文等联系,因疫情中断的人流,肯定会在疫情消退后逐渐恢复,而新柔长堤每天的拥堵也必会重现,如果五六年后新系统能如期竣工投入服务,必能发挥很大的效用。

必须指出的是,任何交通系统的价值都取决于其便利性及有效的管理,因此,新柔中型地铁系统同样必须做到让民众感觉使用便利,票价合理,服务高效,只有这样,它才能吸引众多的乘客,既达到便民的目标,缓解长堤的堵塞情况,改善两地之间的交通联系,也能符合经营上的成本效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