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加强国际合作开发冠病药物与疫苗

韩正指出,新中建交30周年之际,抗疫合作成为双边关系新亮点。图为2020年2月19日,新加坡向中国提供的第二批人道主义援助物资,通过新航SQ802次航班送往中国北京。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右)在北京首都机场的停机坪上,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卫勤部副部长张福大校移交了这批物资。(外交部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20年8月6日

过去几天,我国政府先后与中国和美国的领导层通过电话,讨论了在冠病危机中的双边合作事项。

我国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和财政部长王瑞杰与中国副总理韩正在电话沟通中,双方同意将对抗冠病与公共卫生合作,纳入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的议程。他们两人是这个双边最高合作机制的联合主席。

新中对抗冠病的合作,包括诊断、疫苗和治疗方法的研发。韩正还指出,新中建交30周年之际,抗疫合作成为双边关系新亮点。

数日后,我国外交部长维文接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来电,双方针对现阶段冠病疫苗的研发、生产与分销进行讨论,也探讨了能否更好地利用美国企业在本地的业务,如药剂业,以促进疫苗的开发。

此外,维文与蓬佩奥也重申两国长久以来在经济、防务和安全合作上的良好关系。

新加坡与中、美两国之间同时存在研发冠病药物和疫苗的合作空间,不管是通过私人企业或是政府间的合作管道,都显示新加坡医疗科技领域拥有一定的条件和优势。

过去两个月来,新加坡频频传出有关冠病药物和疫苗阶段性研发成果的消息。

例如总部设在新加坡的Tychan公司与国防部、卫生部、经济发展局合作进行了几个月的药物研发,在6月间宣布获得我国卫生科学局的批准,以进行历时六周的临床试验。

领导这项合作的该公司创办人之一,新加坡杜克-国大医学研究生院新兴传染病项目副主任黄英勇教授说,新研发的药物可协助病患减少使用呼吸机的需要,并把冠病死亡率降到最低点。

此外,新加坡国防科技研究院在今年2月,从康复的冠病病患体内找出了五种可用于治疗的抗体,其中一种抗体制药可在几个月后进行临床试验。

国防部和国防科技研究院早在五年前就意识到传染病袭击对国家社会的严重影响,而与国大杨潞龄医学院和国大生命科学研究所研发了更快筛选抗体的方法,并在3月和4月间先后找出几种合适的抗体。

冠病先在中国暴发,中国因此成为最早启动开发疫苗研究的国家,目前已有四种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美国不久前也启动了“曲率极速行动”(Operation Warp),集合制药公司、政府和军方,把疫苗开发时间缩短八个月,目标是今年年底之前准备好1亿剂疫苗,美国制药公司辉瑞(Pfizer)和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等也都启动了临床试验。

在欧洲方面,制药公司也在加大力度开发冠病药物和疫苗,如英国牛津大学和药业巨头阿斯利康预计今年内生产数千万剂疫苗。

2019新型冠病是罕见的严重病毒,最根本的抗疫方法就是生产出有效的疫苗,目前全世界各国在研发中的疫苗已超过100种,但其安全性和有效性都需要时间证明,估计人类一两年内都还需要跟冠病病毒作战,因此,国际间的抗疫合作还是最重要的。

然而,美国发动对中国的科技制裁和贸易战,使得冠病药物和疫苗的开发蒙上政治博弈的色彩。美、中如果能够在这个领域进行合作,肯定可以加速开发的成果。

新加坡在医疗科技的重点投资和推动,可以吸引医药科技发达的国家与新加坡进行更多的合作。因此,我国应该充分利用医疗科技发展的机制,同时加强国际上的合作,对全球的公共卫生与健康作出贡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