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疫情冲击经济的切肤之痛

冠病疫情导致全球和本地经济情况恶化,加上我国上半年经济表现疲弱,促使贸工部向下收窄全年经济预测,从原本预测的萎缩4%至7%,下修至萎缩5%至7%。(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8月12日

贸工部昨天(8月11日)公布,我国今年第二季的经济年比萎缩13.2%,比上个月预估的12.6%还差。冠病疫情导致全球和本地经济情况恶化,加上我国上半年经济表现疲弱,促使贸工部向下收窄全年经济预测,从原本预测的萎缩4%至7%,下修至萎缩5%至7%。

第二季度的经济萎缩,是我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表现。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我国从4月7日至6月1日推行病毒阻断措施,导致经济处于半停摆的状态。除了金融与保险业取得正数增长之外,所有的行业都萎缩。制造业年比下跌0.7%、建筑业下跌59%、批发与零售业下跌8.2%,而交通与仓储业下跌39%。

经济分析师普遍认为,随着病毒阻断措施逐步解除以及复工复产,上半年的经济衰退已经见底。然而,贸工部表示,新加坡主要的终端需求市场在第二季受到疫情的冲击,经济受到干扰的程度比预期来得大,而这些市场在下半年的复苏步伐会更为缓慢。

贸工部长陈振声在线上记者会上指出,冠病疫情在许多地方卷土重来,扰乱了经济活动。因此,经济复苏需要一段时间,而且不太可能那么顺畅。他强调,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疫情前的世界,有些行业在疫情冲击下将一蹶不振。与其坐以待毙或等待疫情消退,我们应该现在就开始打造新经济以及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疫情扰乱了全球供应链,也压缩了需求,导致全球经济衰退。我国政府推出了四个总值近千亿元的财政预算案,以纾缓疫情对企业与个人的冲击。尽管如此,受疫情冲击的企业与员工已经感受到疫情冲击经济的切肤之痛,尤其是占我国经济约12%的建筑业、旅游相关行业以及与消费者面对面接触的服务业。

以新加坡航空公司为例,它在今年第二季度亏损超过11亿元。除了高管减薪之外,新航的2万7000名员工中,超过6000人拿无薪假期。此外,超过1700名员工,包括地勤人员、机师以及机舱空服员在集团安排下,从事第二份工作以补贴收入。目前,新航的乘客运载力只是疫情前的7%。到了10月底,乘客运载力也只将提高至8%。航空界人士预测,航空业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需要两年到四年的时间。因此,新航以及其员工将继续处于寒冬之中。

经济环环相扣,航空业的困境影响了旅游业、酒店业以及零售业。受牵连的不仅是下游的中小企业,也包括许多工作的流失。人力部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就业人口锐减14万7500人,而裁员人数多达9920人,其中有不少是中等收入的PMET(专业人士、经理、行政人员和技师)。

多个社会福利团体以及国会议员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疫情期间,要求援助的家庭激增。有些机构接到求助的个案,比疫情来袭前多出四倍,而受访的国会议员观察到,因经济问题求助的居民包括来自私宅的住户。这些原本收入优渥的中等收入人士,因裁员而失去工作与收入,导致现金周转不灵而陷入财务困境。

疫情持续在全球肆虐,经济复苏长路漫漫,最糟糕的情况还未过去。这意味着,政府的财政援助配套以及银行提供的延期偿还债务措施,可能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

较早前,金融管理局表示,为了确保贷款人在延期偿还债务宽限期结束后有偿债能力,银行将不会瞬间停止全部的援助措施,以避免出现大部分债务人无法偿债的悬崖效应。此外,政府拨款3亿2000万元,延长建筑业、海事工业,以及石油化工业的外籍劳工税回扣。

尽管如此,政府的财政以及就业援助配套,需要企业与个人的配合,才能发挥效用。疫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与工作方式。企业与个人若无法及时做出调整,前方的路程将更为险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