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国总统选举2020

社论:美国总统选举白热化

美国总统选举进入白热化竞争阶段。(法新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20年8月14日

代表民主党参加11月总统选举的拜登,刚宣布副手人选。拥有黑人及亚裔血统的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女参议员哈里斯(中文名贺锦丽),在众多人选中胜出。民主党确认总统候选人搭档,意味着选举进入白热化竞争阶段。冠病疫情导致美国经济衰退、失业率暴增,加上极左势力不断在各大城市暴动,抗议种族歧视,让本届总统选举呈现两极化现象。激烈的选举,不但可能进一步激化美国的社会矛盾,更可能在这段期间,引发特别是美中对抗所造成的国际形势紧张。

55岁的哈里斯母亲是印度移民,父亲是牙买加移民,长期在加州担任地方检察官,并于2010年当选加州检察总长,在2014年连任。她于2017年当选联邦参议员,并竞逐今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虽然哈里斯的女性和非白人身份,被左倾的民主党基层视为政治正确优势,但她在初选期间,却被党内对手抨击为毫无原则的权力狂,不惜牺牲黑人社群利益来满足个人政治野心。特朗普也形容她是代表极左的身份认同政治的危险人物。

从当前美国的政治氛围观察,拜登团队选择哈里斯为副手其实是意料中事。自“黑命贵”(BLM)街头暴乱在全美的大城市爆发以来,种族关系再度成为主要政治课题。这一自诩“社会正义”运动背后的意识形态认为,美国基本上是个建立在白人至上的父权主义国家,因此必须通过清洗过去的历史污点,包括拉倒代表种族歧视的历史塑像,来拨乱反正。哈里斯的女性、非白人身份,恰好符合“受害者群体”的政治正确。

这一政治大背景,使得本届美国总统选举表现出罕见的两极化现象。源自大学左派的社会正义运动,如今登堂入室成为政治主流,而且表现得日益极权化,视一切异议为仇寇,迫使温和的自由派不是噤声自保,就是从支持民主党转而支持共和党。拜登在初选时面对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的激烈挑战,也被迫在政策主张上左倾。极左势力所表现出来的要毕其功于一役的势头,让共和党与基督教保守派感觉到正背水一战。美国中间温和派的式微,让选举出现了你死我活的不详气氛。

美国社会矛盾的泛政治化乱象,最具体的表现莫过于联邦政府及各州在对抗疫情时的杂乱无章。是否戴口罩一度成为宣示政治立场的象征;一些民主党州属允许民众群聚示威,支持“黑命贵”抗争,却禁止宗教团体礼拜,引发了政府违反政教分离原则的争议。就连疫苗、特效药的开发和使用这类科学议题,也沦为两党口水战的材料。美国至今对抗疫情的失败,反映其政治体制失能的严峻问题。

特朗普原本寄望于任期前三年的经济发展和全民就业来顺利连任,不料一场冠病疫情,让其希望破灭。为了转移民怨,他利用两党这些年来对中国崛起的不安,推动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急转弯。美国民意对中国的不满,为他把病毒扩散的责任归咎中国,进而全面向中国施压,升级两国对抗,提供了政治空间。可以预料,白宫将持续增加对华打压,甚至不排除制造局部紧张事端,来提振自己的选情。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美国社会矛盾在这次总统选举集中爆发,势必外溢到国际社会。特朗普在香港国安法、在美中资企业、冠病追责、台湾问题、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等对华多线施压,强调中共的极权本质来凸显反共不反华立场,也不无向美国选民暗示民主党对手拥抱相似共产极权意识形态的作用。

被视为世界民主灯塔的美国,能否顺利完成总统选举,甚至也成为疑问。两党就邮寄选票的安排相持不下,特朗普还公开表示,未必承认“可疑的”选举结果,均考验美国选民的智慧和美国民主制衡体制的韧性。作为当前的唯一超级强国,美国的政治不稳定,必然产生世界性的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