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提升雇主女佣雇佣关系

9月4日,莉雅妮(左)和义务代表她的律师阿尼尔一起抵达高等法院。莉雅妮洗脱罪名后,在庭室外激动地紧紧抱住律师。高等法庭当天撤销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家庭前女佣莉雅妮的偷窃罪名,并在判词中总结,有理由相信廖文良和儿子是为了阻止女佣到人力部投诉他们的非法行为,先发制人,在突然解雇并将她送回国后,报警指控她偷窃。(情义之家提供)

字体大小:

2020年9月8日

高等法庭上周五撤销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家庭前女佣莉雅妮的偷窃罪名,并在判词中总结,有理由相信廖文良和儿子是为了阻止女佣到人力部投诉他们的非法行为,先发制人,在突然解雇并将她送回国后,报警指控她偷窃。法官也指案件有诸多疑点,并认为廖文良儿子廖启龙庭上证词不可信。法官的判词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总检察署、警方和人力部已宣布会展开调查,探讨是否采取进一步行动。这是一起法律案件,社会大众应静待有关当局完成调查和采取后续行动,我们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不该妄加议论,以免有损任何一方的利益。尽管如此,这起案件牵扯出雇主和女佣之间复杂的雇佣关系,我们可以反思该怎么更好地保护和提升这种非同一般的雇佣关系。

女佣和雇主发生纠纷和冲突的事件经常见诸报端,例如女佣借钱欠债导致借贷公司骚扰雇主、女佣虐待儿童或老人、雇主虐待甚至致死女佣等。雇主对于女佣有千百种看法,认为女佣不能太松懈,不能有太多个人时间,周末最好不要外出以免惹事生非。有的雇主认为自己的利益没有得到足够的保障,例如雇主付钱请女佣,女佣做不到两年就离职,雇主又得花钱找女佣;或者女佣若触犯条例,雇主可能会损失部分或全部的5000元保险按柜金。尽管多年来保护雇主和女佣的条例逐步改善和加强,但双方总认为对自己的保护不足够。

女佣和雇主的关系是雇佣关系的一种。从某个角度来说,跟一般公司里雇员和企业主的关系是一样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由于女佣长期住在雇主家,要满足雇主及其他家庭成员的要求,加上女佣多数教育水平较低,思想、生活习性和文化背景与本地大不相同,因此相比一般的雇员,女佣属于较弱势的群体。

雇主和女佣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同时也存在共同生活的关系。这种基于合同的关系若无法升级到共同和谐生活的关系,长期对双方来说是难以相处的;但即使能在一个屋檐下和谐相处,也不能忘了合同的存在,因为这是对雇佣双方利益的保障。当然,女佣的工作场所在家里,很多任务不可能在合同上明文规定;若阐明了工作范围,反而失去了聘请女佣的意义。这是与其他雇佣关系最大的不同。

聘请女佣的人在公司是雇员,在家里是雇主,不是所有人都能拿捏好这样的角色转变;一些人也无法管理好家庭成员的关系,以及和女佣的雇佣关系。同样地,许多女佣出于家乡生活困难,不得不出国打家庭工,自己也未必有能力做好相应的心理和技能准备。

雇主要求女佣执行任务前,若能合理地考虑这样的要求放在自己身上会不会太过分,女佣也能考虑雇主的要求即使不在合同上但是否在合理范围内,这样一来,雇佣双方有了同理心,拿捏好自己的定位及角色,应该能避免不实际的要求,雇佣关系才能避免出现摩擦。最重要的一点是,绝对不能视女佣为一种商品;她们是来帮助我们打理好家务事的帮工。

这些年来,本地对女佣和雇主的保护不断有所改善,例如雇主和女佣都须上准备课程、限制女佣借贷、保障女佣人权等。当然,我们还有进步的空间。以香港的经验来说,当地培训机构提供众多课程给女佣,帮助她们提升家庭工作的水平。这些课程包括烹饪、语言、老人看护、幼儿教育等。这样的课程可以为女佣增值,提高服务水平,雇主也受益。女佣掌握更强的技能,也可以提高自身的议价能力。就像公司为员工提供在职培训一样,雇主应持开明态度,鼓励女佣不断学习增强技能,也应该给可以自我提升的女佣加薪。

有人说,雇主请到好女佣,或者女佣遇上好雇主,只能靠运气。雇主和女佣之间良好的雇佣关系在于技能、态度和个人素质,双方都要有正确的认识和掌握,这与其他雇佣关系是一样的。高度依赖女佣的社会若能集体反思和行动,是可以把“运气”提升为行业标准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