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保存实力熬过航空业严冬

作者认为,对新加坡而言,新航是我国发展航空枢纽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不管接下来的路有多难走,新航都必须坚定信心,以最大的韧力和毅力,熬过这个航空史上最严寒的冬季。(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9月12日

毫无疑问,冠病疫情一举击倒了全世界的航空业,而完全没有国内航线和市场的新航,所遭受的打击尤其沉重,要恢复也更加困难。如何确保能度过危机生存下来,同时又能保存核心实力,在疫后迅速重新展翅翱翔,是新航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

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估计,民航业的乘客需求量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恐怕要等到2024年。果真如此,那么,新航和其他航空公司就必须有办法挨过漫长的三四年时间,才有望看到雨过天晴。这是新航所遭遇的历来最漫长的寒冬,关键是该怎么做?

好些原本就勉强经营的航空公司已经相继倒闭,更多原本有实力的则早已大裁员。财政基础相对稳固的新航推迟了这个行动,在政府和股东大力支持下撑过了近半年时间,因此,在这个时候宣布裁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对所有航空公司而言,缩小规模和人员精简化是求存的必要,为此,裁员也成了无可回避的一道坎。而对新航来说,这应是它有史以来最痛苦艰难的决定。

新航集团前天宣布削减旗下三家航空公司约4300个职位,由于新航今年3月就冻结招聘,部分员工也已自愿解约或提早退休,最终须裁退的本地及海外员工总数约为2400人。不包括新航工程,新航集团旗下一共有2万1300名员工,被裁退员工约占总数的11%,相信是本地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之一。

但问题显然不止于此。在这一轮裁员过后,新航的瘦身程度是否就足以使它渡过难关?新航集团目前的运载量只有疫前的8%,集团预计到这个财政年尾,恐怕也难以恢复一半。考虑到目前好些国家的疫情仍然反复不定甚至加重,而有效的疫苗何时能够面世也还是个未知数,意味着前景仍然充满变数,难以断言。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政府绝不会让新航倒下,而是会竭尽所能,维护新加坡的航空枢纽地位,同时帮助新航重新起飞,而这两个事业是相辅相成的。目前,能够突破疫情阴影的做法,是逐渐与疫情相对稳定的国家开设绿色通道。政府已与好些国家如中国、新西兰、文莱等达致这样的互惠安排,与日本所达成的“商业通道”,也定在本月18日启动,和香港当局的谈商也已启动。这些绿色通道多少有助新航逐步恢复元气。

眼下来说,新航有必要做好几件事。首先,当然是处理好裁员事宜。尽管员工们多少都有了心理准备,但受到影响的人难免还是会感到彷徨,因为此时此刻要立即找到其他工作并不容易。好在我国特有的劳资政三方协作模式能够全程参与,给予工友最大的支持和帮助,包括转业和受训等。

新航必须照顾到的第二件事,是尽可能保存核心能力。疫情终究会过去,或是受控,航空业终究会复苏,问题是如何在不确定的情况下确保核心能力不会大量流失。当前面对的危机,并不是受到科技的颠覆,而是前所未见的瘟疫的袭击。但在疫情肆虐之下,包括机师等专业人士却在顷刻间失去了用武之地。

在90%的飞机不能飞的情况下,一些机师肯定会受到裁员影响,在本地,驾驶飞机不是一份东家不打随时可以打西家的工作,因此机师这一群体的处境特别值得关注。此外,今日缩减机师队伍,在航空业复苏时,对机师的需求可能又会迅速回弹。训练一名机师并不容易,让他们永远告别这个行业是人力的莫大损失。因此,新航必须有适当的商业策略,继续联系、保存这一宝贵的人力资源,做好应付疫后需求的部署。

冠病是一场世纪大瘟疫,没有人预料到它的影响面会是如此之广,破坏力会如此之大。对新航而言,这更是一场生死存亡的空前大考。相对于其他航空公司,特别是有庞大国内市场的航空公司而言,新航的处境也显得格外脆弱,但对新加坡而言,新航却是我国发展航空枢纽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不管接下来的路有多难走,新航都必须坚定信心,以最大的韧力和毅力,熬过这个航空史上最严寒的冬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