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对待冠病疫苗 须防欲速不达

冠病疫苗的研发正进入关键阶段。(路透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9月14日

冠病疫苗的研发正进入关键阶段,美国和西方国家、俄罗斯和中国的制药商都传出不同程度的好消息,一些国家甚至已经投入使用。但是,符合制药业“黄金标准”的第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仍然还没有出现;个别疫苗也因为参与试验者出现副作用而暂停研发。由于各国的防疫措施造成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对于疫苗量产的期盼逐渐形成舆论和政治压力,乃至政治化的现象。

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制药商所联合研发的疫苗,在美国、英国、巴西和南非招募近3万名受试者,此前就因为参与最终临床阶段试验的受试者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而紧急终止,随后在监管机构审查后恢复研发。这是该疫苗试验第二度中途喊停,显示研制过程的困难和复杂程度。世界卫生组织曾认为,这一款疫苗最有潜力完成试验和最快量产。

美国政府至今已经投入100亿美元,拨予六种正在研发的疫苗。一旦通过监管机关的批准,每款疫苗都能量产1亿剂。但是,这些进度不一的疫苗,最快的也必须等到10月才能知道研发结果。然而,美国日益白热化的总统选举,却给疫苗研发增添变数。急于通过疫苗量产来提高连任概率的特朗普总统,正不断给疫苗研发团队施加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

疫苗研发的政治化还来自另一个方面。由于跟西方关系紧张,俄罗斯及中国也在独立研发疫苗,并且透露出某种地缘政治竞赛的意味。俄罗斯在8月宣布,成功研发“卫星五号”疫苗,并且将开始量产。但是西方科学家批评,“卫星五号”并没有通过关键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仅对不到200人进行了测试,量产将是非常危险和不负责任的做法。

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上周也宣布,该公司已为数十万人接种了两种实验性候选疫苗。有报道称,世界当前有29款疫苗研发进入人体试验阶段,其中八款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阶段,三款在中国。这是因为中国政府和军方都积极参与其中,为疫苗研发提供大量的资源。一些国家也参与中国的疫苗试验,印度尼西亚和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均有实验者试用中国研发的疫苗。

不难想象,在当下以美中博弈为基调的紧张地缘政治环境里,任何首先研发疫苗成功并量产的国家,将会取得举足轻重的全球影响力。这股容易形成急功近利心理的政治压力,并不利于科学严谨的疫苗研发工作。如果为了抢先而罔顾疫苗的安全性,所造成的伤害恐怕比病毒本身更严重。因为一旦推广后出现大量副作用案例,疫苗公信力破产,势必严重伤害此后的防疫工作。

疫苗尽管重要,却并非应对冠病疫情的唯一因素。自疫情暴发以来,冠病病毒的异变是否影响了传播率和致死率,也是科学家关注的问题。疫苗的有效性,更同病毒的异变息息相关。一般而言,冠病疫苗的有效期为一到三年,可这是基于病毒没有异变的前提之下。所以,无论疫苗何时量产,当下的防疫基本措施如出门戴口罩、勤洗手、保持安全距离,都必须坚持下去。

世界各国对疫苗的重视,除了公共卫生原因,重启奄奄一息的经济也是重要考虑。但如前所述,疫苗并非应对疫情的唯一因素。通过近大半年的应对疫情经验,各国政府有必要反复检讨,如何更安全地有序恢复经济活动。如果病毒的致死率已经减弱,病毒的严重性明显下降,则目前国际上严格的防疫措施对经济伤害的公共成本,或许已经远高于公共卫生考量而应该有所调整。不时的灵活检讨,才能避免因噎废食的次生灾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