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马国疫情中政争百姓是最大输家

对马国百姓来说,联邦政权再次出现变数,无疑是对国家抗疫行动和重振经济努力泼冷水。(彭博社)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沙巴州选举在即,冠病疫情造成的经济民生问题尚未复原,第二波传染又隐隐然再现,联邦政权却再次横生枝节可能变天,相信让当地不少选民既不满又感到无奈。

希望联盟经过今年2月的“喜来登事件”后沉寂下来,加上与马哈迪闹翻,又没有派候选人参加7月和8月的两场州议席补选,让不少人以为希盟和人民公正党领袖安华蛰伏不发,等待下一届大选才重振旗鼓或首相慕尤丁与巫统闹翻才捡便宜。

然而,安华前天抛下震撼弹,声称他获得多数国会议员支持,慕尤丁政府已经倒台。不过,安华未觐见最高元首寻求御准组织政府,也没有公布他获得多少议员支持。砂拉越执政联盟和伊斯兰党第一时间出面强调他们旗下所有议员依然支持慕尤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则证实,确有巫统与国阵议员转而支持安华出任首相。

不论安华的支持力量来自哪里,毫无疑问都将是为人所诟病的政治青蛙。希盟讥讽慕尤丁为“后门首相”,如今安华却也想通过“后门”上位,让不少希盟支持者很不以为然,有人甚至讥讽为“后门的后门”。过去与希盟关系密切的净选盟前主席安美嘉在社交媒体质问希盟成员党为何愿意与宿敌巫统合作,抑或“其实人人都在玩游戏”;马哈迪女儿玛丽娜则在推特留下一字推文“随便”。这些都显示他们和许多民众一样感到无奈与失望。

马国政治领袖不遵从政党政治的游戏规则,随政治利益而变色和跳槽,朝野却不愿作出努力杜绝,还一再通过这种毫无政治立场和理念的行径夺取政权;现在国盟政府是如此,在野的希盟也是如此。这导致马国政局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影响政府的存续和有效运作,以至于必须靠国家元首阻止政客不负责任地操弄下去。这种集体崩坏短期内不利于对抗冠病疫情和重振经济,长期非常不利于马国君主立宪制稳定和民主政治发展。

安华此举给明天举行的沙巴州选举带来更多变数。安华与原沙州首长沙菲益已渐生嫌隙,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联盟若胜出,两人能否继续合作?慕尤丁和巫统都期待在沙巴州选举打败“民兴党+”,如今迫于眼前的压力,慕尤丁会否在沙州选举结束后加快闪电大选的脚步?

对马国百姓来说,联邦政权再次出现变数,无疑是对国家抗疫行动和重振经济努力泼冷水。倘若现在举行闪电大选,全国暴发第二波传染的可能性更高,届时第二轮行动管制令再现的可能性也很大,对经济民生的打击势必更沉重。

自9月初以来,马国每日新增病例数出现激增趋势,近日已达三位数。尽管新增病例主要集中在沙巴,但西马一些城市已出现从沙巴传到那里的病例。沙巴州这场选举,无疑又把风险推高了。

马国今年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萎缩17.1%,是近21年来的最大减幅,也是本区域表现最差的国家;6月失业率达4.9%,或77万3200人失业。当地媒体报道,只要国家继续封关,主要城市如吉隆坡、乔治市、新山等的经济将难以复苏。由于柔佛经济仰赖新加坡的投资和消费,柔佛州政府不断向中央施压,希望尽快开放新马边境。但是,新增病例数曲线无法压平,任何开放和重振经济的努力都将难以持续。

慕尤丁显然也看到这一点,前天再宣布一系列援助措施。此举显然是要加强他以国民为先、政治斗争为后的政治领袖形象。事实上,慕尤丁任相后的表现获得69%的满意度。他的政绩在民众心目中得到一定程度的认可,马来媒体昵称他为“父亲”,显示马来社会接受他的领导。不过,他的软肋是土著团结党实力不够,仍须仰赖巫统的支持。

纵观国际疫情管控经验,一旦暴发第二波传染,规模将比第一波大,也更难控制;民众更可能出现防疫疲劳,对经济造成的冲击更沉重,失业情况将恶化,政府须要拨出的救济资源更庞大。

马国政治接下来几天不管怎样发展,最大的输家都将是老百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