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谨慎乐观地重启航空枢纽

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关乎新加坡的兴衰存亡。(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20年10月8日

冠病疫情暴发之前,樟宜机场的直接航班连接160个城市,今天只剩49个。我国原本是全球第七大繁忙机场,如今跌到第58名。

也许有人以为,只要过了疫情,世界航空业回复正常,新加坡也就能重现光芒。但是,交通部长王乙康却不以为然,他前天在国会中说,我国边境关闭越久,失去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和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的风险也越大。

重振樟宜机场的航空枢纽地位的窗口将随着全球疫情的拖延而日渐缩小,少了樟宜机场,其他国家的航空公司照样可以连接或是过境其他城市的机场,这是可能出现的残酷现实。

王乙康在部长声明中提出了严重的警讯:“现状对我们而言不可持续,我们不坐等疫苗的出现。”其实,新加坡各领域都不能等到真正的疫后才来恢复。

国际民航业经过全球大传染病的折腾之后,将进行新一轮的大洗牌。有些原本领先的国际机场可能从此失去了原来的优势,而能抓紧机会,提高竞争力的机场,将能以弹性和韧力抢到疫后恢复的先机。

重振樟宜机场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已是“国家优先处理事项”,我国便须以果敢的精神,顺应疫情带来的新局面,机场处理搭客和货运的运作程序必须满足安全和效率的要求。

以选择性、更精准的检测方式,取代关闭边境和居家通知,是我国为航空旅行“解锁”的关键。未来几个月,樟宜机场将设立专门检测冠病样本的实验室,让抵境搭客更方便地接受落地检测。

提高机场的冠病检测效率才能吸引国际旅客的回流,随着检测科技的改进,我国的检测效率预计到了下个月就可以达到每天4万次。

我国已与一些同等安全的国家和地区实行针对公务和商务的“绿色通道”互惠安排,接下来的计划是为一般旅客的访问行程设计“旅行安全圈”,防范旅客和本地人交叉感染的任何风险,并辅以追踪器,以此取代居家通知的行动限制。

新加坡开放边境的创意做法,如果得到其他国家或是城市的“礼尚往来”,就能带动更多的人员交往。

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后,各国为了防范恐怖主义袭击,航空飞行采取了新的登机检查程序,如不准携带装满液体的瓶子或剪刀利器上机。上机之前也进行严格的人身和行李检查,这已成了国际的标准作业。

冠病疫情也将为航空飞行添加新的检查程序,登机前与下机后的冠病检测,可确保彼此国家的安全。这一点额外的“麻烦”和费用有其必要,这就像买旅行险一样,多买一重保险。

新加坡的做法若能成为国际模式,有助于加速国际航空服务走向正常化。

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关乎新加坡的兴衰存亡,我们不能坐等疫苗的广泛使用或是全球疫情的过去,非常时期应有非常时期的做法。

国际恐怖主义没有对国际航空飞行和全球旅游业造成严重而长久的打击,国际航空业这次也不应该被大传染病击倒。为了维护并加强我国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我们应该以更大的创意,巧用科技,抵御大传染病给国际旅游带来的冲击。

边境“解锁”,难免有风险,但衡量国民健康与国家经济之间的轻重时,总须接受某种折中代价,做出困难抉择,只在一端求取万全,而让另一端承受百分百的痛苦,是走不出困境的。所以,与其坐以待毙,我们不如以谨慎乐观的态度,积极采取行动重振樟宜机场的昔日雄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