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抗疫成功在于社会群体意识

亚洲国家和城市多具有高度的社会群体意识,对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遵守防疫的社会规范有很高的共识。庆幸的是,我国社会也拥有这一特质——没有因为种种的限制而出现社会分裂,或是对种种不便产生抗拒心理。(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联合领导抗疫工作小组的教育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前天宣布,我国有可能在年底前步入第三阶段的解封,家庭访客和社交聚会人数可从五人增至八人,更多的大型活动也可因更快捷的抗原检测而重启。

宗教仪式、婚宴的人数限制也会进一步放宽。这应是国人期待已久的消息。

第三阶段的解封,重点是大型活动的重启和边境的逐步开放。

这几个月来,国人已经习惯出门戴口罩,在公共场所通过扫码登记和测量体温的“安全进入”。第三阶段的到来,是“合力追踪”的手机应用和携带器发挥更大作用的时候。

今年3月,当新加坡式的追踪应用“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推出时,引起不少人的抗拒。他们或是碍于启动这个应用,必须同时启动蓝牙,担心会过于耗电,或是个人的隐私权会被侵犯的顾虑。下载这个追踪应用的人数虽然不断增加,但是正式启动的人数尚不符理想,启动的人数不够广泛,便无法让它的潜在功效发挥到极致。

第三阶段的解封,意味着更多场合可以增加人数,如电影院和餐馆,以及更多形式的大型聚会,如会议和现场演出得以实现。因此,提高追踪的效率,就必须得到公众的配合。

在进入戏院、宴会和会议场地时,启动手机上的追踪应用和蓝牙,是轻而易举的事。当这成为新的社会行为之后,人们当初的心理顾忌是可以缓解的。何况如今多了更简便的携带器,那些不使用“合力追踪”的人,已没有借口。

第三阶段的解封要走的方向,便是在控制好疫情之后,仍旧不放松,并同时提高检测能力的研究和加速疫苗的开发。

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淡马亚教授受访时建议,为提高检测准确性,可设计出可行的检测两步法——先进行抗原检测,若出现阴性结果或有疑虑,才进行聚合酶链反应检测,以进一步确认。

任何能够减低境外输入病例风险的把关,都值得我们探讨。这方面的科技研发,也是我们在持续开放的过程中所必须加大的投资。

世界卫生组织在19日于日内瓦的视像会议中,检讨西方国家和亚洲,包括中国、日本和韩国,以及澳大利亚在管控疫情方面的不同。亚洲国家通过追踪、隔离和居家令的实施等管道,降低病毒的传播,人民对政府表现出高度信任。

世卫突发事件计划执行主任瑞安指出,战胜疫情国家的一个共同点是,专注找出和隔离病例,提供住宿、食物等社会支持,并在控制疫情之后没有松懈,不断提高检测能力。

放眼全球,各地抗疫的成败,不只取决于有没有足够财力、医疗资源和科技,民众能否齐心配合才是至关重要的。当政治领导人失去权威,人民对政府的抗疫措施缺乏信心,抗疫工作便会事倍功半。新西兰政府的抗疫立场坚定,反应迅速果断,人民给予配合,跟欧美国家成了明显对照。

相对于欧美的个人主义高于一切,人民我行我素,不能从公共卫生的角度,谅解个人所受到的限制,亚洲国家和城市多具有高度的社会群体意识,对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遵守防疫的社会规范有很高的共识。庆幸的是,我国社会也拥有这一特质——没有因为种种的限制而出现社会分裂,或是对种种不便产生抗拒心理。

《联合早报》近日就开放边境所展开的网络和街头调查显示,31.7%认为应该放慢开放速度,12.5%不同意让旅客入境。认为应该保持目前的开放速度的人占31.4%,认为应该加快开放的占19.5%,主张全面开放的占4.9%。

这些数据反映出新加坡人一般上对于开放边境还是非常谨慎,当人们看到边境逐步而安全的开放,支持度必定随之加强。

疫情受到控制,社区确诊病例降到零,并不表示我们已经战胜冠病。当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疫情还在持续恶化的时候,第三阶段的解封仅表示我们进入更长期的抗疫战斗。到时,社会群体意识仍须不断加强,而政府则须继续掌握情况,拿捏准确,松紧适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