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马国深陷危机马劳继续北望家人

在兀兰滨海公园码头的公众手里拿着巨大的告示牌,好让船上家人能从人群中找到他们的身影。(谢智扬摄)

字体大小:

在我国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和他们的家人隔海遥望,触动了许多人的心房。最近兀兰滨海公园成了本地的“好望角”,不少马来西亚人到那里的码头,远眺约400米外新山海岸的家人。前天,新山一家企业出动一艘游艇,载着几个家庭航行到距离新加坡最近的水域,让在兀兰滨海公园码头等候的马来西亚人能呼唤彼此名字,挥手报平安,传递思念之情。

就目前来看,马国疫情再暴发,新马边境重开的条件未现,这些马国工人短期内可能仍要隔海北望亲人。马国10月24日新增1228起病例,今年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增病例首次破千;沙巴依然是全国新增病例最多的州,以889起占全国的72%,也是沙巴单日新高。马国卫生总监诺希山日前说,到10月31日,马国极可能会出现单日新增1200至1300起病例的情况。这个苗头已然出现,而且可能持续一段日子,只要马国政治局势无法稳定下来,抗疫工作就难免受到影响。

马国冠病疫情的两轮暴发,都可归咎于权力斗争。今年初亚洲出现疫情,马国发生“喜来登事件”,政府没能及时制定防疫对策,国内发生第一波疫情。今年7月,巫统的沙巴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发动逼宫行动,导致沙巴州议会解散举行选举。

沙巴在9月底选后疫情恶化,许多政治人物接连染病,包括新任州首长哈芝芝,疫情也传到西马各地。因此,马国多地已陆续实施程度不一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尝试遏制疫情。一般而言,行管令若实施得当,持续28天或56天后,疫情应该会缓和。

然而,近期希盟和人民公正党领袖安华声称获得过半数议员支持,以及巫统内部对慕尤丁的不满,导致国盟政府随时可能倒台。

马国政治危机深重,慕尤丁可能在下月的国会面对不信任动议,或者财政预算案无法通过,这将迫使他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但是马国此刻疫情严重,举行全国大选只会让疫情更糟。因此,慕尤丁向国家元首建议颁布紧急状态令,但是元首和各州统治者昨天开会商议后拒绝这么做。国家王宫说,政府目前的防疫措施做得不错,所以没有必要宣布全国实施紧急状态;并提醒政治人物立即停止所有可能影响国家稳定的政治较劲。

慕尤丁的紧急状态令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方面国会停运,不能辩论财政预算案或不信任动议,可让慕尤丁政权暂不受安华、巫统等威胁,也让他有更多时间筹措应对策略;另一方面,暂时阻止了权力斗争,让政府可以专注于防疫。

不过,首相向元首建议实施紧急状态,是有可能让元首陷入政治泥淖之中,因为根据君主立宪制的精神,国家元首原则上是不应拒绝接受行政首脑的建议。元首选择同各州统治者商议,反映此事的确非同小可,他必须在政治权斗和人民健康和生计之间谨慎拿捏。首先,元首必须决定当前情况是否符合宪法所说的“全国或部分地区的安全、经济生活或公共秩序受到威胁而存在严重的紧急情况”,任何错误判断可能遭到违宪起诉。马国前总检察长、律师公会七名前主席、净选盟等认为此举违宪,反对政府实施紧急状态。

此外,若批准颁布紧急状态令,元首可能被认为存在政治倾向,因为慕尤丁可能已失去国会多数支持,实施紧急状态是他挽救政权的最后一搏。从更长远来看,若首相为保政权而实施紧急状态,且获得元首支持,这在马国史无前例,也会成为马国政治体制另一个不良的先例。

马国这场延宕八个多月的政治危机已深化为宪政危机,全国大选和联邦宪法都无法解决政治跳槽导致政权一再易手的情况。

马国经济已遍体鳞伤,加上深化的政治危机看不到出路,很可能打击投资者对马国前景的信心。

无论如何,马国双重危机互相纠缠,影响防疫工作,也影响民生。马国的每日新增病例曲线一日无法压平,新马边境进一步开放和两地民众恢复自由交流就难以实现,本地的马国人短期内只能继续隔海北望亲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