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审慎乐观迎接疫苗问世

在药剂公司与科研人员马不停蹄地努力下,高效疫苗的问世,指日可待。(法新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自今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冠病疫情为全球瘟疫以来,至今已有八个多月。全球感染冠病人数已超过5000万人,而超过125万人丢了性命。疫情不仅是公共卫生危机,它也导致全球经济受到重创。全球期待疫苗问世,以挽救生命,并重启经济。

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全球已有10种疫苗进入第三期也就是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前天,美国制药商辉瑞宣布,它和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 SE共同研发的冠病疫苗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并预计下个星期向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申请紧急使用授权。

与此同时,美国药剂公司Arcturus Therapeutics宣布,它与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联合研发的疫苗,在临床试验取得成果。它预期,疫苗在明年第一季就可运抵我国。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是这项研究的资助者,并有权采购总值1亿7500万美元的疫苗。

除此之外,中国以及俄罗斯等国都宣称它们的疫苗研发取得突破性的发展。冠病疫情带来的严重冲击,加速了疫苗研发的迫切性。全球顶尖的药剂公司以及科研人员竞相争取在疫苗的研发拔尖,但有几家药剂公司因受试者出现不良反应而喊停试验。

因此,美国辉瑞表示,它与德国公司合作研发的疫苗有效性超过九成,令科研人员雀跃万分,而全球股市也闻声大涨,尤其是饱受疫情重创的行业如银行股、石油股以及旅游航空股。另一方面,在疫情中受惠而猛涨的科技股以及医疗防护配备股的股价则回调。

然而,尽管高效的疫苗呼之即出,但是全球要摆脱冠病的纠缠,恐怕还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我们尚未进入后疫情的时代。

首先,疫苗还在临床试验阶段,尽管美国辉瑞在试验结果报佳音,但是它只是“至今尚未发现严重的安全问题”。科研专家表示,疫苗注射过后是否就不再传播病毒、对高危险人群如老年人是否同样高效以及免疫力可持续多久,还需要多一段时间才明朗化。

疫情情势固然严峻,但疫苗的研发、生产以及分配有一个过程。仓促推出疫苗将削弱人们对疫苗安全性的信心,从而拖缓抗疫的工作。

其次,疫苗的运输涉及复杂的物流流程,而疫苗的分发也将深受“疫苗民族主义”的干扰。

据报道,辉瑞与德国公司共同研发的疫苗,必须在摄氏零下70度至80度存放,而且在冰箱的存放时间最多是五天。因此,即使药剂公司能批量生产,但要在最短的时间将疫苗安全地运往全球各地,是一个巨大的物流挑战。

但更为棘手的是大国采取的疫苗民族主义。在疫情暴发时,口罩以及医疗防护配备供不应求,出现了大国抢夺这些物资的现象。基于这个经验,疫苗尚未成功研发前,大国已经与药剂公司签下预购协议,因此它们在疫苗的供应上享有优先权。

此外,疫苗民族主义也导致疫苗成为战略物资与外交工具,使全球防疫工作更为艰巨。疫情当前,人人自危。全球缺乏有效的国际合作平台,疫苗面世后将可能成为各国争抢的物资。然而,病毒无国界,只有当所有的人安全时,全球的抗疫工作才算完成。在疫苗民族主义笼罩下,不论疫苗如何高效,都无法彻底抵御病毒。

要确保全球有需要的人都获得疫苗接种,最乐观的估计也要到明年底才能完成。在这期间,全球的疫情还可能继续恶化,而人们对封城锁国的病毒阻断措施也开始感到厌烦,并对生计问题感到茫然。因此,在疫苗尚未普及化之前,人们或许还要继续学习与病毒共存。在这一方面,快速、准确以及省钱的病毒检测、全面提高追踪与确诊病例有过接触者的效率,以及人人都负起防疫责任,将有助于我们在保生命与保生计之间找到平衡点。

在药剂公司与科研人员马不停蹄地努力下,高效疫苗的问世,指日可待。然而,疫苗不太可能马上把我们带回疫情前的时代。至少,在这一两年,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仍然是新常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