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缅甸选民强力支持推进政改

这次大选被认为是对翁山淑枝和民盟执政五年的一次满意度考核。(路透社)

字体大小:

缅甸11月8日完成了结束军人统治后的第二次民主选举,国务资政翁山淑枝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赢得过半数联邦议会席位蝉联执政。事实上,缅甸选民以更高的投票率和给予民盟更多的议席,来表达他们对政治改革的强力支持。

这次大选被认为是对翁山淑枝和民盟执政五年的一次满意度考核。缅甸政府的政绩不算特别突出。在国际上,翁山淑枝的自由民主斗士光环失色,缅甸在国际法院面对种族清洗的指控;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民族和解仍任重道远,修宪和政治改革议程陷入僵局。不过,在基础设施发展方面,民盟政府仍有建树,例如建设了更多公路和电供、改善医疗保健和教育等。

尽管冠病疫情肆虐,但选民仍踊跃投票。选举委员会估计投票率可能介于70%至80%,高于五年前的69.7%。这显示缅甸选民依然非常重视得来不易的民主权利。尽管民盟内部出现异见,有政治领袖脱离民盟另组政党,选前预计民盟所获议席会少于上届大选,但最终民盟获得80%的议席,略高于五年前的78%。有军方支持的巩固与发展党则只获得6.6%的议席,略低于五年前的8.2%。这显示选民仍对民盟寄以厚望,同时希望限制巩发党的政治参与。

巩发党选后挑战选举合法性,要求解散选委会并重新进行投票。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选前也严辞批评选委会和民盟政府。这可能促使选民更积极出来投票支持民盟。不过,民盟获压倒性胜利,引发军方可能不承认选举结果,而再次发动政变的担忧。

若翁山淑枝第二次组织政府,所面临的挑战极其艰巨。在经济方面,2015年以前巩发党执政时期,缅甸经济每年取得7%以上的增速;民盟执政后,2016年至2018年仍实现6%左右的增长,但2019年跌至不到3%,预计今年的疫情会让经济增长停滞。疫情暴发以来,民盟政府已发放15亿美元的援助金予各行各业,并承诺推出经济复苏与改革计划来振兴经济。民盟政府能否把握机会,对经济作出结构性改革,还有待观察。整体而言,缅甸近几年的经济表现不如预期,在吸引投资方面,成绩没有邻近的越南、柬埔寨、泰国等亮眼,中国对缅投资则受到反华情绪的制肘。这次选举民盟之所以大获全胜,依靠的仍然是群众对翁山淑枝从未动摇、近乎无条件的个人崇拜。

但这个局面也是民盟的软肋。翁山淑枝今年已75岁,今后五年必然要培养接班人。然而,她始终是缅甸最具号召力的领袖,没有她的未来,民盟和缅甸都将面对更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政治改革的推进。敏昂莱将在2021年中退休,他本人的政治抱负和接班人安排同样关键。军方会如何为后翁山淑枝和后敏昂莱时代做准备,都是未知之数。

五年来,缅甸政府面对诸多挑战;其中,民选政府与军方的关系、政治改革、民族和解与武装冲突,这三大问题环环相扣,难以解套。军队与民地武的长期冲突,合理化军方的政治参与,所以军方在2008年订立的宪法,保障了军方对国家权力的控制。军方拒绝修改宪法,翁山淑枝政府基本上无法推进政治改革,无法推进民族和解与减少武装冲突,也难以在吸引外国投资方面取得更大突破。可以说,缅甸方方面面的进一步发展,还需要各方展现更大的政治意愿,打破这个恶性循环。

尽管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罗兴亚问题,甚至缅甸被控种族清洗、翁山淑枝亲自上国际法院为国家辩护,但民盟仍获得压倒性胜利,说明罗兴亚问题不是多数选民首要关注的事项,更无意做出让步以寻求解决之道。另一方面,选委会也以安全理由禁止少数民族地区的选民投票,这将使得少数民族无法真正参与民主政治进程,武装斗争依然是他们争取地方政治权利的唯一手段。这同样无助于民族和解。

总的来说,缅甸的结构性问题看不到出路,未来五年很难打破现有的政治僵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