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美国重新领导世界前路崎岖

拜登准备摒弃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承诺与盟友合作,对外政策要采取广泛接触的外交路线,修复美国与主要盟国的关系,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但拜登领导下的美国要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道路将漫长而曲折。(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20年11月30日

特朗普政府启动政权交接,候任美国总统拜登11月24日介绍首批内阁人事中的国家安全团队主要成员时宣告:“美国回来了!”他誓言要重启与大国、盟国和世界的合作关系,要重返已经退出了的全球领导体系;并表明1­月20日就任后,要彻底摒弃特朗普坚持的“美国优先”政策核心理念。

拜登率众疾呼美国准备重新领导世界,对盟友来说是个等待已久的好消息,数天后,以法国和德国为首的欧洲国家准备与拜登新团队接触,迫不及待要促成美国和欧盟之间贸易关系正常化的谈商。

拜登在德拉瓦州威明顿市举行记者会时,宣布将任命布林肯出任国务卿,苏利文出任白宫国安顾问,海恩斯任国家情报总监,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柯瑞出任气候变迁事务总统特使,梅奥卡斯将成为首名拉丁裔移民出身的国土安全部长。

拜登一手挑选的新内阁成员,大多来自奥巴马时代,从一个角度来看,他们累积的丰富政治事务经验,让拜登无论是在国防或外交上,都能扭转特朗普奉行的单边主义,重新启动多边主义的政策。将挑起美国外交重担的布林肯也强调,将和盟国肩并肩,破除特朗普狭隘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

拜登信心满满地表示,将重新拥抱世界,和盟友一道让美国更强大,但誓言他的领导不会成为第三个奥巴马任期。但碍于特朗普四年来所塑造的美国政治和社会现状,拜登可能须要数个月的时间,方能扭转与盟友之间敌对和不友善的贸易和军事合作关系。

此外,与四年前民主党上一次执政时相比,这个世界已经起了很大变化,中国的强势崛起,俄罗斯试图发挥更大影响力,加上特朗普政府退出多项国际协议及国际组织,美国的影响力已大幅度消退,国内动荡也令美国社会陷入分化局面。

拜登准备摒弃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承诺与盟友合作,对外政策要采取广泛接触的外交路线,修复美国与主要盟国的关系,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但拜登领导下的美国要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道路将漫长而曲折。

而对于特朗普时代跌到谷底的中美关系,拜登的对策也备受国际社会的关注。中美之间的摩擦和纠纷涉及范围广泛,除了关税、知识产权保护、高科技竞争、意识形态、军事竞赛、舆论战等,两国就中国处理冠病疫情,台湾、香港和南中国海问题等争执不下,两国要在互相猜忌下重建互信并不容易。

更何况中国威胁已成为美国两党共识,民众对中国的负面印象也有增无减,从特朗普的得票率看出,“特朗普主义”已深入民心,美国政治形态已实际上出现根本性的改变,拜登要逆大势而上可能不得民心,因此他对处理中美关系料将采取更为审慎态度。

这也难怪外交官和分析人士普遍预计,拜登会加大力度加强同盟关系来对抗北京。换言之,不能期待拜登会轻易改变对华遏制战略,中美紧绷的关系短期难以松解。

拜登还提到要抗击冠病疫情、处理气候危机、核子扩散、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网络威胁、新兴技术与威权主义蔓延等诸多问题,但作为美国史上最年长的当选总统,拜登和他的团队不能以旧思维拟定经贸和外交政策,毕竟世界已和他过去担任两次副总统时不一样,加上年纪已大,他的精力能否胜任繁多沉重的总统职责,已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拜登已赢得超过8001万张选票,特朗普则获得7380多万张选票,显示两人各有庞大支持者,也凸显大选后美国社会的分裂程度。要迎接重新领导世界的挑战,拜登必须先设法弥合国内政治分歧和族群撕裂的乱局。如果共和党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权,拜登今后推动法案将面临重重阻碍和困扰。美国两党对参议院控制权的争夺最终结果明年1­月才分晓。

拜登已与10多个国家领导人通电话,承诺将重建美国与全球关系,并准备更多地依赖其盟友、合作伙伴来解决一些国际问题,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形势已发生变化,美国最终能不能重返国际舞台,重筑全球领导力,拜登逆转前朝政策的艰难任务尚未开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