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小贩文化入遗的多重意义

经过我国全国上下两年多的申遗努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我国小贩文化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档案照片)
经过我国全国上下两年多的申遗努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我国小贩文化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经过我国全国上下两年多的申遗努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我国小贩文化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这是我国第一个被列为非物质世界文化遗产的项目,也是继新加坡植物园后第二次申遗成功。

虽然小贩文化是一种无形的存在,但入遗的意义重大。许多人最初之所以当起小贩,仅仅是生活所迫,必须养家活口,但在从事这个行业的几十年过程中,为自己掌勺的美食付出心血,为国人提供三餐,为丰富本地美食文化作出贡献。入遗是给予广大小贩的肯定与认可,也为我们延续这种特有的新加坡生活形态,提供了一股新的动力。

在申遗的过程中,不同背景的国人为这项工作而努力,很多公众也积极表达支持。这个过程凝聚了人心,加强了国人对小贩文化和我们共同身份的认同感与归属感。小贩文化入遗让国人看到,这个很多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事物,值得我们格外珍惜、保护和发展。

小贩文化入遗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小贩、小贩美食及小贩中心作为一种新加坡独有的生活方式,以及在国民身份建构中的作用。小贩的历史悠久,而且世界各地都有小贩,但是每个国家又因其社会面貌而形成独特的小贩行业。小贩中心是我国的特色,它不只是将众多熟食小贩集中在一个屋檐下,为不同背景的人提供齐聚一堂的用餐地点,还是一个为许多人提供生计和解决三餐的社会工具。若没有小贩中心,今天我们的生活面貌会很不一样。

多年来,传媒、博客、美食家等不断挖掘本地小贩美食,不少人也喜欢到各个角落的小贩中心满足舌尖上的追求,成为生活中一乐也。对于父母辈是小贩的年轻一代来说,不管他们长大后是继承衣钵,还是选择其他事业,他们都流着小贩的血脉。对更多人来说,小贩中心就是以低廉价格快速解决三餐的地方。小贩中心作为大众化的饮食场所,接待不同肤色、信仰、教育背景、富裕程度的顾客,大家坐到同一张桌子用餐,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突出了不同背景之间在公共空间的和谐共存。可以说,小贩中心是最不讲求特权的地方,是平等主义的最真切体现。

随着我国社会不断发展,包括移民加入、游客增加等,小贩中心也存在国际化趋势。小贩美食日益受到游客的喜爱,一些国际名厨向我国小贩美食“朝圣”,不少小贩美食登上新加坡米其林“必比登推介”名单,入遗将进一步提高我国小贩在国际上的能见度。随着新移民的加入,日本餐、韩国餐、中国餐、美式西餐等在小贩中心已很常见。小贩美食的“升级换代”,不断为我们的国民身份注入新元素,也凸显小贩文化的包容性。

随着小贩文化入遗,它成为我国向世人展示的另一张文化名片。可以预计,冠病疫情结束后,小贩中心将迎来更多海外游客。如何提供更健康的小贩美食、提升食客的优雅行为、加强小贩中心的卫生与干净程度,都是还须努力的方向。尤其是近年来国人关切的托盘自发归还和公厕的卫生等,改善工作更是刻不容缓。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要如何鼓励年轻一代接手小贩事业。即使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光环,小贩毕竟是起早摸黑的辛苦行业,要改变人们认为长时间体力工作不是好工作、不能当事业的固有观念,依然任重道远。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疫情的关系,不少小贩不得不转型或尝试数码化,包括提供网络点餐送餐、接纳无现金交易等,而在这过程中,小贩的孩子或年轻一代给予小贩不少帮助,凸显了小贩行业的高度适应能力。我们看到好些例子,年轻人原本对小贩行业没有兴趣,因为亲身参与了,也看到小贩生意其实可以现代化,包括通过注入新想法让它更体面,同时也看到它的收入潜力,因而产生了兴趣。近些年,在一些社企和政府计划的引导下,年轻小贩的身影确实越来越多,这对小贩文化的传承无形中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