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疫情持续引发金融危机风险

房地产市场与经济背道而驰,一般上归功于低利率的环境。不过,投资者对经济复苏的憧憬,也是重要的推手。(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并没有浇熄国人买房的热情。上个月,本地新私宅的销量环比大涨57%,创下八年来12月份的新高。去年全年,发展商卖出1万零24个新私宅,比2019年还多。此外,尽管去年我国经济萎缩5.8%,但私宅价格指数却上涨2.2%。房地产市场分析师对今年的房市普遍上感到乐观,并预测私宅价格指数将攀升5%。

房地产市场与经济背道而驰,一般上归功于低利率的环境。不过,投资者对经济复苏的憧憬,也是重要的推手。其实,不仅仅是房市,全球股市也在经济复苏的期待下强力回弹。疫苗面世加强了人们对经济复苏的信心,而全球的风险资产价格进一步攀升。

然而,经过一年来的煎熬后,全球目前还是面对疫情的肆虐。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从冠病病毒的迅猛传播以及更多变种病毒流窜的情况来看,今年的形势可能会比去年更严峻。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师莱因哈特最近警告,冠病疫情旷日持久,金融危机正蓄势待发。这场金融危机可能不像2008年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雷曼事件”那么戏剧化,但是它却会对经济复苏造成长期的破坏。她担心,疫情拖得越久,个人、家庭、企业和国家的债务压力就越大。

莱因哈特强调,人们不应将预期中的经济反弹与复苏混为一谈。世行预测,全球人均收入到今年底仍将低于疫情前的水平。因此,她说,任何有关复苏的说法都是“误导性的”。虽然冠病疫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但是她表示,它已经演变成经典的债务问题。

与过去的金融危机不同,疫情期间许多国家推出经济援助配套,而银行为企业与个人提供债务延付与债务减免措施。这些措施原本是暂时性的安排,但是疫情不见缓解,许多国家被迫将这些措施延长至2021年。不过,许多国家已经累积不少债务,主权信用评级遭下调,再也无法提供类似去年的援助规模,而银行真正的不良贷款也比账本中的要高出许多。

除此之外,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利率持续处于超低的水平。这一方面推高了风险资产价格,导致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脱钩的现象,而另一方面全球的政府、企业与个人也积累了不少债务。疫情期间,全球政府通过财政政策推出巨额的纾困配套,进一步加剧债务问题。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统计,去年头九个月的全球债务增加超过15万亿美元,总额达272万亿美元。它估计,到了去年底,全球债务达277万亿美元,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365%。其中,美国的总债务从2019年的71万亿美元增加至去年的80万亿美元,其中27万亿元是公共债务。

全球债务持续膨胀,债务偿还和再融资的问题越来越严峻,债务驱动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可能已接近终点。正如印度央行行长拉詹指出,“近年来,我们总是用更激进的央行宽松政策和更大的杠杆应对每一次的危机,真正的问题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吗?它会一直继续下去直到被迫停止吗?”

尽管疫苗接种正在全球如火如荼地进行,但是疫情的发展还是充满许多不确定性。病毒会怎么变异,疫苗有效期多长等等?都为疫情带来许多变数。因此,经济反弹的力度与速度难以预测。即使全球的疫情能在今年受到控制,长期的超低利率环境与疫情期间积累的大量债务,已为金融危机的风险播下种子。

相对而言,新加坡比较幸运。在上一代人的努力与克勤克俭下,累积了可观的储备金,无须举债支付庞大的抗疫相关开支。尽管如此,我国的经济与公共财政还是受到重创。政府去年动用了520亿元的国家储备金,这相当于1996年至2019年的财政盈余总额。此外,政府也与银行安排,延长企业与个人债务延付的期限。疫情若持续太久,债务违约的悬崖效应,恐怕难以避免。

在疫情与经济充满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们有必要避免虚幻的安全感。即使经济复苏,也可能是下半年的事,而且不太可能在今年回到疫情前的水平,过程也极可能是不平衡的。世界银行勾画出的全球债务问题与金融危机风险,也并非危言耸听。在对经济复苏抱有极大期望之际,我们也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