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重视“必要之恶” 所反映的现象

博彩公司收入持续增加所反映的再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社会贫富差距现象是否恶化。(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新加坡博彩公司主席许俊辉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公司的收入和捐赠慈善的盈余,在过去五年都连续增长。2019/2020财年的收入,比五年前增加了约三成,盈余也提高近一倍。赌博是文明现象,也是社会顽疾,涉及人性,因而也存在禁止与否的道德争议。互联网科技的普及以及青年嗜赌现象的可能,更加剧了问题的复杂性。如何对待博彩公司收入持续增加所反映的现象,以及背后艰难的道德取舍,在冠病危机的当下,变得更为迫切。

许俊辉在专访中提出了一个关键的说法。就博彩公司在2019/2020财年为新加坡经济贡献了将近90亿元,他说:“如果博彩公司不存在,这笔钱已流失给海外非法赌博业者。”在同一个财年,博彩公司共捐赠4.56亿元给公益用途,向国库缴交了21亿元的营业税和彩金税。由于互联网的兴起,让远程赌博变得方便,加上冠病疫情导致国人上网时间大幅增加,许俊辉的说法无疑提供了对于监管赌博的多重思考。

赌博作为一种文明现象,历史悠久。它反映了人性冒险、投机、侥幸和贪婪的各种深层心理本能。换言之,跟性产业满足人类来自于繁殖的本能一样,道德说教和严刑峻法无法完全杜绝赌博。因此,相对于迫使其转求国外或者转入地下的非法存在的严禁方式,通过法律形式的监管,是更为合情合理的应对办法。许俊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说法,其实是一种诚实的态度,接受人性并非十全十美,人世并非天国的无奈。

尽管本质上是“不义之财”,倘若“取之有道”,未尝不能从赌博这必要之恶当中,产生改良社会的集体之善。博彩公司的巨额税款、公益捐助以及营业所产生的经济价值,部分平衡了赌博所带来的难以避免的灾害,如嗜赌问题以及相应的失业、破产、家暴、离婚、自杀等人间悲剧。互联网所催生的远程赌博,近年来发展迅猛,进一步加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合理性。其实,回顾当年国家决定发展包含赌场的综合度假胜地,这一思考脉络也清晰可见——既然无法改变一些国人的天然赌性,适当的监管远比眼不见为净的严禁杜绝,还能起到亡羊补牢之效。

尽管没有详细的数据,博彩公司接连五年收入上升的趋势,还是反映了一些值得关注的社会现象。首先是赌博活动和赌金的增加。这背后有多少是同本地人口增长有关,还是国人投注的人均金额提高,还有待各方的研究分析。此外,博彩公司近来开始提供远程投注,以防止更多赌注流失给外国或本地非法庄家,但下注变得更方便,是否间接加大了赌博风气,特别是当中是否也出现了赌徒年轻化的趋势;当局有必要密切跟进。

远程赌博的另一个问题,在于除了会吸引更多年轻人嗜赌,还在于其法外之地的属性,不受法律监管,因而距离犯罪仅一步之遥。例如,很多赌博网站通过社交媒体和手机短信,推送五花八门的宣传广告吸引潜在客户。如果政府认定香烟的有害性而禁止烟草公司打广告,基于同样的道理,当局也必须制定方法,禁止网上赌博公司的宣传行径。同样的,其他管制远程赌博的规定,如禁止使用信用卡投注等,都应当列入考虑。

博彩公司收入持续增加所反映的再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社会贫富差距现象是否恶化。很多研究表明,低收入阶层更倾向于染上赌博恶习。毋庸讳言,赌博以小博大的特性,对穷人企图圆一夜改变命运的美梦,具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力。从好处说,赌博让他们对未来保有哪怕是虚幻的希望。但是,赌金连年增加,是否反映低收入阶层的规模在扩大?抑或是年轻赌徒人数增加,意味着更多青年只能从赌博寻求对未来的希望?这些目前当然还只是缺乏数据的怀疑,然而都应当深究。否则,再多的税收和善款,都换不回年轻一代迷失的长远社会代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