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思维“重新设定”是艰巨工程

建立公平和平等的社会,是一项艰巨的社会工程,成功有赖于政府的可持续性政策,以及人们思维的与时并进。(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新加坡透视论坛2021研讨会上,教育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指出,我国可把冠病危机视为“重新开机”的契机,就社会不平等、绿色能源和社会团结三大议题“重新设定”。

“重新设定”也是这项常年研讨会的主题。

“重新开机”和“重新设定”都是电脑语言,符合数码时代的思维方式。这三大议题如何“重新设定”,首先必须取得国人的普遍共识。

其实,“重新设定”并不表示我们过去所做的都是错的,冠病疫情突显过去一些受关注的议题变得更为迫切。社会的公平公正,本来就是一个热门公共议题。提高蓝领技术工人的收入,缩短贫富差距,早在政府的政治议程上。让国人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不让弱势家庭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等等的政策早已有了规划并逐步推展。

追求一个“平等”的社会,必须有一个实际可行的方向。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不能单从职位和薪金的高低来衡量,在“平等”的概念下,每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都必须获得相应的回报和赏识。

抗疫战中,让人看到前线人员的无畏和奉献精神,他们当中大多数是一般护理人员,他们的服务平时被视为理所当然,他们甚至有时在工作上遭受公众人士的不公平对待。

民间组织在疫情的困难时期,通过物资、食物的捐献和义工的时间与精力的付出,发扬了集体互助精神。

在公共卫生和医疗,以及社会服务上表现出专业服务精神的一群人,在危机时刻,更突显其角色的重要性。新加坡唯才是用的体制,如何给他们更公平的对待,显然还有改进的空间。

去年底,政府给7万名前线护理人员一个月的额外花红,以表彰他们在抗疫战线上的表现,这仅是聊表敬意。长远来说,他们的地位与形象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推动社会思维的“重新设定”,教育是重要的一环。

我国的教育制度已从“人生前20年的学习”往“终身学习”的目标转型,颠覆性科技的发展一日千里,意味着学校所学习到的知识,并不能保障一个人的终身受雇或是事业发展。

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永久摆脱失业的纠缠,冠病疫情加剧全球的失业问题。我国从20多年前就关注结构性失业,到今天企业不堪打击一夜之间纷纷倒闭,情况更为严重,不少行业和工作甚至从此消失。

另一方面,生物医药、电子和精密工业等制造业领域则让我们看到增长的亮点,它们将会继续是我国中长期重点发展的领域,而这些领域都要求知识与技术密度的提升。

我们要改变所谓的“重知识轻技术”固有思维,学校灌输的知识就必须具有技术含量,而人们从工作上学到的技术也必须建立在知识不断更新的基础上。

因此,教育的转型只是一个起点,新的企业文化和工作价值观还有待形成。

一个人的亮丽文凭已经不是未来成功的“保单”,正确的工作态度和不断精益求精的精神,可能让一个人在职场和社会上取得更大的成功。有技术有专业精神的人享有更好的薪酬,缩小和知识型精英的差距,也有助于阻止贫富鸿沟的扩大。

日本经济在进入30年的经济衰退后,企业为了节省人力成本,采取散工制度,散工群体应运而生,疫情带来失业潮,他们最先受到打击,这同时导致更多社会问题的出现,流落街头的人年轻化,走向贫困的受薪阶级越来越多。日本在这轮疫情受到的经济和社会重创,对新加坡是个警惕。近几年零工经济也在本地兴起,以合约形式打工的人也越来越多,经济风暴一来,他们必定是际遇最不堪的一群。

建立公平和平等的社会,是一项艰巨的社会工程,成功有赖于政府的可持续性政策,以及人们思维的与时并进,而不是在疫情之后,就把今天的议题束之高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