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散户博弈华尔街的权力游戏

代表财雄势大的华尔街金融体制的数个对冲基金,竟然在一家叫“游戏驿站”(GameStop)的公司股票上,被突如其来的散户围剿得铩羽而归,损失以百亿元计。(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上周的华尔街交易所上演了一出非比寻常的剧目,代表财雄势大的华尔街金融体制的数个对冲基金,竟然在一家叫“游戏驿站”(GameStop)的公司股票上,被突如其来的散户围剿得铩羽而归,损失以百亿元计。事件引起了白宫和国会的关注,也反映了美国社会跟精英之间当前的严重对立情绪,显示贫富差距持续扩大,民众对社会公平正义流失的不满,正为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沃土不断施肥。

跟众多被网络新科技所颠覆的企业一样,在全美开设5000多家电玩游戏实体店的“游戏驿站”公司,前景黯淡,被投资机构做空,原本就符合资本市场逻辑。但是,一些散户在社交媒体平台鼓励大众跟华尔街对赌,集合力量教训华尔街资本,结果一呼百应,200多万散户纷纷进场购买“游戏驿站”股票,导致其股价一再飙升。计划在今年关闭450家实体店的“游戏驿站”,去年4月份的股价为3.25美元;在散户大举进场后最高一度冲到483美元。

多家专门做空的华尔街基金被杀得措手不及,慌忙进场补仓,所导致的轧空效应,进一步推高股价。最终华尔街改变游戏规则,限制散户做多。号称代表散户对弈华尔街的网上免费股票交易平台“罗宾汉”,突然在1月29日宣布暂停散户买进,只能卖出,使得“游戏驿站”股价下挫,为基金止血离场提供掩护。一些主流舆论还支持这么做,宣称须防止股市剧烈波动。“罗宾汉”的做法不但激起散户愤慨,也惊动了白宫和国会介入调查。

有分析形容,本次事件是2008年华尔街次贷危机引爆“占领华尔街”的续章,暴露了美国金融精英乃至统治阶级自私自利、为富不仁,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还可以公然改变规则,在民众眼里几乎丧失了合法性。当年因贪婪而引发危机的华尔街巨鳄,不但从后续美国政府的量化宽松等诸多救市措施中全身而退,甫一脱身,还恬不知耻地分发巨额红利给高管,而且事后竟然没有一人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这导致了反精英的茶党崛起于前,特朗普横空出世当选总统于后。

与“占领华尔街”运动不同的是,当时的参与主体由因危机而失去房子和工作的纳税人,以及感觉前途迷茫的待业青年组成;本次博弈华尔街的群体,则主要是还能掏出几千美元买股票的中产阶级。跟任何群众运动一样,带头者不乏烂命一条的地痞流氓,他们从打败华尔街当中获取了投机暴利,但前仆者或许得益,更多可能血本无归的后继者,在意的恐怕更多只是为了教训华尔街,出一口怨气。当下的贫富悬殊,已经从2008年运动口号的“99%对1%”,变成全社会对抗0.01%的巨富了。

美国散户利用社交媒体集结并发起冲锋,实现了蚂蚁撼大树的效果,是给美国上层精英的一大警讯。事件反映美国精英跟社会的利益不但不一致,而且恐怕已经走向了对立,所累积的不满情绪,如今能通过社交媒体串联,快速形成集体行动。这次或许仅是让华尔街巨鳄赔钱,下一次难保不会出现更具体的精英目标和上演更惊悚的群氓情节。散户对弈华尔街的行为,终究违背了市场理性,毕竟“游戏驿站”公司属于夕阳行业,股价无法维持高位,但也就是从这里,才能看得出民间的怨气到底有多大。

从更广的角度看,无论是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还是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如果统治精英失去了道德自律,以及“为生民立命”的使命感,再好的游戏规则也难以正常运作。如果精英反复操弄规则来延续自身的利益,阶级的对立势必恶化成仇富仇贵的普遍心态,社会各群体、各领域的动荡不安,也就无法避免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