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加强激进化拘留者改造效果

过去20年来,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的129名新加坡人中,88人被拘留,41人接获限制令。(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1年2月11日

2015年至今,有七名不满20岁的年轻人因抵触内安法被捕,一人仍受限制令约束,一人在限制令下被释放,另有两人的限制令到期后无须延长。

在现有改造计划下,内安局与宗教改造小组和跨机构援助小组的义工合作,从宗教、心理和社交三方面改造被拘留者和受限制令约束者。去年被逮捕的一名企图对回教堂发动攻击的自我激进化的基督教青年,年仅16岁。这是当局碰到的第一个非回教徒,而且是最年轻的案例,改造计划可能面对新的挑战。

当局也许可以从多年来在被成功改造者和顽固不化者身上总结出一些经验,过去几年当局已在不断调整方式,在非意识形态的因素上多关怀他们的身心成长。

家庭成长环境与朋友圈对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和社会价值观的形成有很大的关系,年轻人必须及早建立起对极端思想的心理防线。在他们空虚的心灵上,不论是宗教或是非宗教的极端思想都很容易乘虚而入。

跟在群体中与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互相取暖的情形不同的是,个人激进化的思想可以在不露声色的情况下逐渐形成,因此,家人和朋友未必能够及早觉察而加以引导。

当局前天公布的最新逮捕行动,涉及一位在本地当清洁工的33岁马来西亚人,他于2016年在网上接触到伊斯兰国组织的宣传而变得激进化,并想到中东参加圣战,去年他被遣送回国,交由马来西亚反恐当局处置。最叫新加坡回教理事会惊讶的是,这位马国激进化分子的新加坡藉妻子本身是个兼职宗教师,她没有觉察丈夫的激进化,反而受到他的影响,她在去年8月接获两年的限制令。

根据内部安全局最近发表的安全形势评估,我国面对的恐怖袭击威胁,主要还是暴力回教极端主义,没有迹象显示极右极端主义在本地获得显著支持,不过,留意网上的言论和动态,不难接收到一些年轻人毫无掩饰的排外情绪,以及滋长中的种族歧视倾向。

这几年来,即使伊斯兰国组织已经式微,它在本地和本区域仍是一股不可忽视的信仰力量,同情者的存在以及自我激进化分子年轻化的趋势,显示网络信息影响力之防不胜防,当局对自我激进化分子的改造难度不下于早期被恐怖组织招揽的死硬派。

过去20年来,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的129名新加坡人中,88人被拘留,41人接获限制令。被拘留者中68人已被释放,另20个仍在拘留中。

自我激进化是2007年才开始出现的趋势,当局的改造重点因此有所调整,让在思想意识走向极端的年轻人能够乘早走回头,就必须让他们看到前途,给他们机会继续学业是最佳的途径。家人继续给予支持,以及宗教组织的关怀是改造过程中的重要精神力量。

一个15岁少年因在网上发表针对总统哈莉玛的恐袭信息和支持伊斯兰组织的言论,而在2017年9月受调查,从这个个案来看,青少年有时候可能分不清恶作剧与极端言行之别。

青少年的心智未成熟,容易把网上的世界与现实混淆,导致他们是非不分,2016年开始针对被释放的年轻人实施的“导师”监督跟进计划,也必须时时检讨并作必要的调整,提防受督导的青少年生出另一种叛逆心理。

无论如何,年轻人的激进化,离不开互联网内容的影响。不妨加大对互联网以及社交媒体的监督,特别是善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及早发现误入歧途者、及早介入,相信更能提高改造的成功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