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缅佣之死拷问社会良知

磅艾赫多恩(Piang Ngaih Don)遭女雇主及其家人虐待致死。(取自面簿)
磅艾赫多恩(Piang Ngaih Don)遭女雇主及其家人虐待致死。(取自面簿)

字体大小:

24岁的缅甸籍女佣遭女雇主及其家人虐待致死案,案情在法庭曝光后,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和回响,而政府也罕见的由两名部长同时出面,对案件作出评论,并向国人保证,绝不允许类似悲剧重演。

这起残酷无比的虐佣案发生在2016年,被告也在当年被控上法庭,但是,据内政部兼律政部部长尚穆根透露,警方的调查工作直到去年4月才完成。目前,女被告盖娅蒂丽(Gaiyathiri Murugayan)已承认误杀等罪状,有待高庭审案法官下判。但被控与她伙同犯罪的丈夫和母亲的案件则尚未开审。

不管从什么角度看,死者磅艾赫多恩(Piang Ngaih Don)所遭受的虐待都是惨无人道的。一个女性能对一个因生活离乡背井来此打工的弱女子施加如此毒手,真是令人难以想象。难怪尚穆根要慨叹,一个看似平凡的人也可以干出极端的罪恶,他们的脸上不会有恶人的标志。

女被告落网后,被诊断患有严重抑郁症和强迫型人格障碍,因此让她逃过了谋杀罪。可是,女被告的丈夫身为一名警察,为什么不只没有阻止妻子的恶行,反而涉嫌跟着一起犯罪,事后还试图毁灭屋内电眼拍下的证据?

虽然这起耸人听闻的虐佣案,针对女被告犯下误杀等罪的指控已经审结,就待法官下判,但案件确实还存在好些令人不解的疑点。最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女佣被虐的时间至少连续九个月之久,早已遍体鳞伤,期间还两度看过一名诊所医生,女被告的组屋住家里也住着两名房客,然而自始至终,人力部却完全没有接到通报,也完全没有人向警方报案。

日前,媒体记者就已向部长提问,死者遇害两个月前曾造访医生,该名医生有义务举报受虐案件,医生是否违反了任何条例?而同时在案发现场除了被告和涉嫌参与虐佣的母亲和丈夫,还有两名租客,他们是否会因知情不报而接受调查?但尚穆根指出三名被告的案件还未了结,不便回应。因此,这些疑团暂时也无法打开。

然而,无论如何,我们的社会已经无可避免地要面对一次严厉的道德拷问:我们的社会良知去了哪里?按照常理,死者受到那样可怕的虐待,包括火烫水淋,拳打脚踢,即使是个哑巴也会发出痛苦的哀嚎,难道左邻右舍根本听不到一点声响?这是叫人难以置信的。如果真实情况是大家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折射的就是社区居民的无情和冷漠。

缅佣之死已无可挽回,但它给我们的社会敲响了一记警钟,我们必须扪心自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在新加坡,即使是虐待动物也要受到法律严处,然而,有些女佣的处境却比不上动物,这是多么讽刺的事!近年来,尽管当局不时出台新的监管措施,虐佣案还是层出不穷,现在是时候对这个问题做个全盘检视了。来自我们邻国的女佣多达20几万,她们是个弱势群体,需要受到更好的保护。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全面检讨现有的整个监管体系,加强专项监管,弥补各种短板和疏漏。人力部长杨莉明宣布,当局将会加强医生为女佣进行例行体检的通报制度、进一步防范暴力雇主,并强化与社区和伙伴组织的合作,以更及时发现女佣遭虐待的征兆。尚穆根则强调,社会必须靠教育和法治两大支柱,打击这些邪恶行为。也许,如何提升我们的正义感和公德心,也必须摆到议程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