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亚细安可更主动助缅缓和局势

缅甸各地2月4日爆发反军政权的示威以来,已有超过60人在军警镇压中死亡,超过1800人被扣留。(法新社)
缅甸各地2月4日爆发反军政权的示威以来,已有超过60人在军警镇压中死亡,超过1800人被扣留。(法新社)

字体大小:

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夺权至今,当地人示威抗议与军警血腥镇压愈演愈烈,看不到军民愿意各退一步的迹象,局势不断恶化。联合国安全理事会3月10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缅甸军方镇压包括妇女、年轻人和儿童的示威民众,并呼吁军方保持克制。美国也宣布额外制裁措施,对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两个孩子及他们控制的六家公司实施经济制裁。国务卿布林肯警告会对缅甸祭出更多制裁措施。

缅甸各地2月4日爆发反军政权的示威以来,已有超过60人在军警镇压中死亡,超过1800人被扣留。翁山淑枝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已有至少两名党员在狱中被军人折磨至死。逃亡到印度的缅甸前警察控诉,一些警官下令警察以冲锋枪扫射示威者,“直到他们都死光”。

缅甸局势不容乐观。从军警的暴力手段日益升级来看,军政权态度强硬,不会也不可能退让。军政权也表明不惧国际制裁,声言缅甸在上世纪90年代挺过国际制裁,现在一样可以挺得住。在互联网时代经历过10年民主化进程的缅甸人民,也不会轻易让出刚绽放的民主之花。因此可以预见,缅甸局势很可能会继续恶化。

这是1970年代越柬战争以来,亚细安所面对的最严峻挑战。如果处理不好,亚细安的内部团结、主导区域事务和稳定发展的能力将被削弱,亚细安向来主张“亚细安核心”作为亚太区一体化的吸引力将蒙上阴影。亚细安一旦出现裂痕,将给域外势力介入制造更多机会。

最坏的情况是,国际社会联手推翻缅甸军政权。正如我国前外交部长杨荣文所指出的,如果国际社会这么做,缅甸可能成为下一个利比亚或伊拉克,因为缅甸族群关系复杂,一旦失去军方这个稳定社会的关键角色,各部族势力将趁势而起,武装割据缅甸。缅甸陷入内乱或内战,对亚细安、缅甸邻国及国际社会都极为不利。不过,考虑到过去几十年这种情况并未在缅甸发生,因此可能性并不高。

在3月10日通过的安理会声明中,由于中国、俄罗斯、印度和越南的反对,英国草拟的声明删除了原本的“政变”及“采取进一步行动”等字句。这说明中国及缅甸邻国对这场缅甸危机的态度谨慎,西方国家在缅的利益也不足以让它们强加干预。

由此看来,亚细安是最有可能缓和缅甸局势的力量。事实上,着眼于亚细安的地缘政治利益,这个正努力建设区域一体化的组织应当更主动协助缅甸。

相比于国际社会,亚细安跟缅甸军政权有较丰富的打交道经验,例如1990年代对缅的“建设性接触”;军政权对待亚细安也不像对国际社会那么抗拒和猜疑。缅甸政争双方继续冲突,对国家没有好处;亚细安应考虑从中斡旋,希望能将冲突双方拉到谈判桌前。亚细安可发挥同侪压力,集体向军政权施压,要求说明如何还政于民,重新选举,并制定措施确保军政权遵守所制定的时间表。同时,亚细安也要有心理准备,如果军政权一年后没有还政于民,亚细安须要采取什么样的下一步举措。

亚细安也须继续争取域外大国包括中、美、日、印、欧盟以及联合国,支持其缓和缅甸局势的方案,这也符合“亚细安核心”的精神,同时避免域外大国利用缅甸局势影响亚细安的利益。

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亚细安及其成员国有各自的考量,在协助缅甸方面面对诸多困境。亚细安一些成员国不完全是民主国家,尤其缅甸近邻并没有民主道德权威要求缅甸保障民主进程。另有一些国家多年来对缅大力投资,如今利益捆绑,形同遭受裹挟。这种种难处导致亚细安不愿过多介入缅甸局势,也是亚细安对国际社会全面经济制裁缅甸存有疑虑的原因之一。

不管怎样,缅甸局势不稳定将撕裂亚细安。亚细安采取主动帮助缅甸,有利于本区域的和平稳定与地缘政治利益。我们希望亚细安联合国际社会,与缅甸各方保持沟通和接触,力促他们停止冲突,各退一步,通过谈判缓和局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