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警惕美国种族仇恨的深层矛盾

示威者在三藩市街头抗议针对亚裔人的仇恨犯罪事件。(法新社)
示威者在三藩市街头抗议针对亚裔人的仇恨犯罪事件。(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三家按摩院上周遭一名21岁的白人枪手袭击,造成八人死亡,当中六人为亚裔。警方表示,嫌犯犯罪的动机是要消除来自按摩院的诱惑,但美国亚裔族群把这起事件归咎于美国的种族仇恨现象,并以“停止对亚裔仇恨”的诉求,在美国多个地方上街游行。

美国是一个标榜多元主义的移民社会,但种族问题却根深蒂固。其实,美国白人警察过度使用暴力对付非洲裔嫌犯的事件,时有所闻。2013年,美国非裔社区掀起“黑命贵”的运动,抗议针对黑人的暴力和系统性歧视。去年,一名非裔男子遭白人警察用膝盖压住颈部致死,引发多个城市群起抗议,并把“黑命贵”的运动推向高峰。

如今,美国的亚裔社区也掀起了“亚裔命贵”的运动,以对抗种族仇视。针对上周发生的按摩院枪击事件,美国总统拜登表示,无论凶手动机是什么,“太多亚裔美国人走在路上都感到忧虑,在过去一年每天早晨起床都觉得他们自己与所爱之人会有危险。”此外,有黑人和南亚裔血统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枪击案后斩钉截铁地说,种族主义在美国是真实存在的。

上周四,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开的反对亚裔仇恨听证会上,一名华裔众议员表示,自去年1月起,针对亚裔的歧视行为已经从言语攻击升级为肢体暴力袭击。另一方面,根据美国一家反歧视组织的统计,自去年3月19日以来,它总共收到3795起亚裔遭袭击的案例;仅今年1月和2月,针对亚裔的袭击事件超过500起,其中68%为言语攻击,11%涉及肌体暴力。

亚裔的仇视与袭击事件从去年开始恶化,前任总统特朗普难辞其咎。特朗普被对手指控鼓吹白人至上主义,进一步撕裂美国的社会。他把冠病病毒冠以“中国病毒”与“功夫病毒”的标签,而亚裔也不明不白地成为“病毒传播者”而遭到攻击。

美国是一个多元族群的移民社会,在经济荣景时,处处是机遇。但在经济衰退时,贫富悬殊以及文化差异的矛盾,便以种族对立的形式浮现出来。这一次的疫情重创美国的经济,而美国的冠病死亡病例也位居全球之首。在政客推波助澜下,弥漫着美国社会的挫折感以及仇恨言论,转向“模范少数民族”的亚裔宣泄。另一方面,中美的地缘政治矛盾,也波及美国的亚裔社群。

其实,美国的亚裔不是一个同质体。除了华裔之外,他们包括韩国裔、日本裔、印度裔等血缘来自亚洲的美国人。他们在美国只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六。总体上,亚裔在美国族群中的贫穷比率较低,而教育程度较高,但是亚裔群体中,也有贫穷的一群。然而,种族主义的偏见,往往掩盖了族群内部的异质性。

反讽的是,“黑命贵”运动,在高举黑人权益之际,也伤害了亚裔的权益。在冠病疫情暴发前,常春藤学府如哈佛,在录取新生时已经因被指歧视成绩优异的亚裔,把学额让给成绩较差的黑人而被告上法庭,最终法官裁定罪名不成立。这次的“亚裔命贵”运动,考验拜登政府在处理族群关系的能力。

拜登签署了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采取全面行动促进种族平等,并责令行政当局与各部门确保官方行动、文件与声明,包括在冠病疫情暴发之前,都不能促成亚裔美国人受到种族主义、排外主义与苛薄对待的内容。此外,他也将种族正义列为美国外交政策目标之一。从这个角度而言,民主党政府若能化解国内的种族矛盾,将有助于提升它在国际上的软实力。

美国少数族群遭仇视攻击事件,对其他多元种族社会具有警示作用。在多元种族的社会,我们有必要制止种族仇恨的言论,更必须提防带有种族色彩的言语或肢体的袭击事件。此外,在地缘政治日益复杂的年代,我们也必须警惕外部的因素转化成内部的矛盾,或外部势力利用和操弄种族课题。族群的融合与谅解,是个没有终点的国家建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