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巨轮搁浅凸显又一供应链脆弱点

3月25日卫星图显示长赐轮号堵住苏伊士运河,影响整条运河的南北双向交通。(路透社)
3月25日卫星图显示长赐轮号堵住苏伊士运河,影响整条运河的南北双向交通。(路透社)

字体大小:

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7时40分,埃及苏伊士运河发生了罕见的重大交通事故,一艘长达400米的超大集装箱货轮长赐号突然搁浅,而且船身偏向横摆,一下子堵死了整条运河的南北双向交通。

这艘巨轮可以一次装载两万个标注集装箱,在海上是庞然大物,驶入水面只有280米到北端345米宽的运河,更显得巨大无比。当初运河的开凿者,不可能设想到,世界会出现体型和运载量如此之大的货轮,并给这条运河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潜在隐患。

苏伊士运河是接通亚非欧三大洲的咽喉要道,全球每天约30%的集装箱运输量是通过这条百多公里(由南端入口到北端塞得港灯塔的内陆段全长163公里,若从南段的等候区域到北端的航道浮标则共长约190公里)长的运河运送,约占全球所有货物贸易总量的12%。全球约8%的液化天然气和每天约60万至 100万桶原油也经这条运河运输。

交通部长王乙康形容,苏伊士运河被堵,如同大树倒下阻断了中央快速公路的交通,其他与中央快速公路连接的快速公路也将受影响。不过,要移开一棵倒下的大树,显然要比移开这艘排水量22万吨的巨轮容易得多。运河瘫痪对世界经济所可能产生的影响更是难以比拟。

更不巧的是,事故发生在航运业刚刚从冠病疫情惨重打击中复苏,世界也正面临集装箱严重短缺之际。英国媒体《劳埃德船舶日报》估算,运河每“瘫痪”一天,就等于损失了96亿美元,向西交通价值约51亿美元,向东则约45亿美元。

目前最值得关注的是巨轮什么时候才能脱困。有专家估计,恐怕要等到下周日或下周一潮涨才有机会把它移开。运河断航几天下来,已经有超过两百艘货轮被迫停泊在运河南北两端入口处,动弹不得。巨轮脱浅无期所产生的不确定性,短期内也可能造成世界海运的一些紊乱,据报道,有些船只已在探讨是否必须绕道而行。

运河交通重大事故发生,突出了近年来超大型货轮出现所带来的潜在危险,这一点似乎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人们都把目光聚焦在自由航行的课题上,但这次事故说明,一些重要航道,如苏伊士运河和马六甲海峡的航行安全,也必须得到同样的关注。

对新加坡而言,这次事故也不期然地凸显世界供应链所存在的另一脆弱点。全球化使世界各国的相互依存关系空前密切,当供应链突然中断时,也立即会触发前所未有的连锁反应。

运河事故是继冠病疫情之后接踵而至的警讯,我们的航空和海运枢纽地位固然和世界供应链息息相关,我们的日常所需极大程度上也仰赖世界供应链。如何确保供应链的韧性对我们而言,是生死存亡的大课题。

事实说明,像突然席卷全球的冠病,以及出人意表发生的运河交通瘫痪,都不是我们有能力掌控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唯有尽快设法应变,尽可能减轻伤害。但如何在可控的范围内加强供应链的韧性,则是我们必须深入探讨的课题。

疫情和运河事故一再给我们的警示,一是必须尽力开拓多元的供应链,其次是必须竭尽所能积谷防饥,尤其是做好能源、粮食、医疗物资等方面的充足储备,三是加紧开发适当的自给能力。

王乙康就指出,这次运河受堵,意味着运往本区域的货品或将暂时受阻。一旦供应中断,就有必要动用一些库存。所幸这次事故只导致巨轮搁浅,部分船头插入河岸,船体并未倾斜,也没有受到破坏,相信最终能够化险为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