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拜登攘外须先安内

拜登的任务无疑是艰巨的。(法新社)
拜登的任务无疑是艰巨的。(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拜登于3月25日举行上任后的首场记者会。他誓言将促使中国按照国际规则行事,并且要壮大美国国力以确保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占上风,阻止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强国家。拜登要保障美国的国际龙头地位,从维护国家利益角度审视,自然无可厚非,但所谓物必先腐而后虫生,美国国际地位的强弱,根本取决于国内的团结与否。拜登在激烈的选举争议中上台,清楚知道美国的内部分歧,才是影响国际竞争力的关键。因此,他要确保美国继续成为全球最强国家,当务之急是先化解国内矛盾。

作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在2016年意外当选美国总统,被视为美国民粹主义力量的一次大爆发。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基层选民目睹政治精英如何在冷战胜利后,通过拥抱经济全球化策略,一步步掏空美国制造业,把就业岗位大量外移到新兴经济体,导致中产阶级萎缩;并且在从美国经济金融化攫取庞大利益后,因自身贪婪而引发华尔街次贷危机,尔后竟还全身而退,完全没有对摧毁大量美国人财富的灾难负责,终于催生了反精英和逆全球化的特朗普主义。

因此,美国政治分裂的本质,是广义的统治精英跟治下民众利益脱钩的结果。这一结果直接导致了社会贫富悬殊,反映于政治上,就出现了所谓“99%对1%”的民粹主义。让问题治丝益棼的则是美国精英掩耳盗铃的反应。美国的根本问题无疑是公平正义的削弱,但是精英非但不从阶级矛盾入手解决,反而把公平正义问题导向种族、性别平等的歧路上,无端制造了种族主义争议和性别认同政治,进一步加剧社会对立。

这种新增的对立表现在两党政治上,是传统的左右之分日益模糊,议会民主沦为“否定政治”,只看立场,不问是非。这使得众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无从开展,包括大量年久失修的基础建设、日益膨胀的赤字和国债、国民基本教育水准低落,当然还有最核心的贫富悬殊以及连带的阶级矛盾。在这些长远将影响美国国力的问题之外,眼下还有如何对待非法移民,乃至应对破坏美国经济的冠病疫情,都难以看到朝野存在行动力。

让问题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去年的选举舞弊争议,使得为数不少的美国选民,并不承认拜登政府的统治合法性。拜登本人虽然以温和派形象示人,但因为年迈力衰,缺乏足够的政治号召力,民主党内的激进左派蠢蠢欲动,押注女副总统贺锦丽会在任内上位,落实共和党极力反对的大福利和绿色政策,让政争裂痕在短期内愈合的可能性极低。此外,败选下台的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并未死心,不排除会在2024年总统选举重整旗鼓。

不难想象,面对如此严峻的国内政治分歧,拜登势必不易团结美国人一致对外。尽管当下视中国为威胁,是两党乃至社会的普遍共识,但是能如何应对挑战,关键还在于美国所具备的实力和与此相伴的国际信誉。如果盟友对于美国外交政策的连贯性、能力和意志力缺乏信心,“美国回来了”恐怕只会是动人的口号而已。跟九一一之后独断独行,以莫须有罪名入侵伊拉克相比,今天的美国已经缺乏相应的力量。

拜登的任务无疑是艰巨的。在众多棘手的国内难题面前,拜登一方面得展现化敌为友的政治魄力,另一方面更要打破既有的意识形态纷争,着手解决困扰美国政治的阶级矛盾。政治信任的建立,绝非一朝一夕之事,而当下美国社会最稀缺的,又恰好是基本的互信。“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如果拜登能在当家后重建美国人的互信,则美国必然能自信地面对世界,避免被他国超越的命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