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马放下高铁放眼未来

两国政府前天(3月29日)发表声明,宣布就新隆高铁项目双边协定终止的赔偿额友好地达成协议。(档案照)
两国政府前天(3月29日)发表声明,宣布就新隆高铁项目双边协定终止的赔偿额友好地达成协议。(档案照)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完成赔偿我国1亿多元后,纠缠两国双边关系的新隆高铁课题终于完结。两国政府能够就赔偿额达成共识,马国政府在新隆高铁项目终止的三个月内完成赔偿,让此项目取得“完整和最终的解决”,实属不完美过程的完美结局。

两国政府前天(3月29日)发表声明,宣布就新隆高铁项目双边协定终止的赔偿额友好地达成协议。马国政府向我国政府支付共1亿零281万5576元。双方是在马国政府核实有关款项的程序后,达至这笔赔款额。

这笔赔偿比我国已为高铁计划投入的约2亿7000万元少,是因为后者涵盖了征地费用。由于我国政府仍可从征得的地段中起回价值,因此不就这部分费用向马国政府求偿。马国政府的赔偿涵盖我国政府为新隆高铁发展计划所投入的开支及计划展延的费用,以及其他费用如咨询费、基础设施和人力成本。这是合规、合理、合情的做法。

两国过去曾因歧见而发生龃龉,也有过对于国际协议存在不同解读而僵持不下的情况,现下还有悬而未决的歧见课题。不过,两国也秉持法律精神解决分歧,依据国际法解决白礁主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一次,两国也秉承国际协议精神,解决新隆高铁最后的问题。

新隆高铁胎死腹中虽然可惜,但两国能着眼大局,不让一个项目破坏双边关系,在理赔过程中没有诉诸口舌,是最难能可贵的。高铁项目终止,涉及巨额赔偿,这足以成为许多合约方争拗不让的课题。两国能秉持法律与合约精神,按照条款协商和认可赔偿额,并迅速作出支付以让这件事尽早结束,让两国可以着手其他课题。

虽然没有了高铁,但中短期内,新马还有亟待解决的课题。当务之急是尽快逐步恢复长堤两岸的民间交流,以及遏制冠病疫情的合作。不久前,两国宣布开放基于探丧探病为由的往来,是一个良好的起点。

新马两国民间联系有长久的历史,许多人在柔佛海峡对岸有亲人,当中有不少已有一年多没能见面。去年,一些有亲人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家庭,由企业安排坐船到柔佛海峡中线,遥望在兀兰海滨公园码头驻足的亲人,一解相思之情;还有人安排物流,协助在我国工作的马国母亲,将她们的母乳送回马国各地给她们的年幼孩子。由此可见,两岸民间情并非冠病疫情暴发和没有了高铁所能切断的。

如今,新马的冠病疫苗接种工作如火如荼进行中,考虑到两国民间联系紧密,倘若能及早谈成新马旅游泡泡,有助于恢复两地交流。双方可从须要经常来往两地工作和上学的民众做起。马国有意为40万每天往返的当地人优先接种冠病疫苗;在这方面,我国可考虑相助。目前,我国也给运货入境的马国司机接种疫苗。不过,鉴于新马之间的交通联系多元,电单车、私家车和长途巴士的往来,尤其给冠病检测及疫苗护照的后勤安排带来不小的挑战。

着眼未来,新马仍有许多合作的可能性,例如稳步推进新柔地铁项目。新柔地铁在去年7月底冠病疫情高峰期举行了重启仪式,说明两国政府对推进此项目的决心。两国在新柔地铁始发站设立联合关税、移民及检疫设施,也是加强合作便民的范例。

两国在互联互通领域也有加强合作的空间,亚细安区域电网是一个例子。我国最快今年底开始从马国进口100兆瓦电力,这是我国首次向其他国家买电。一些东南亚国家有多余的水力发电或其他再生能源供应区域,澳大利亚的可再生能源公司则有意出口电力到我国,倘若成型,我国和马国将成为区域电网的重要节点。

新马两国一衣带水,冠病疫情肆虐期间,两国物流货运和人民往来从未实质中断就可见一斑。虽然新隆高铁胎死腹中也许会给双方留下些许不愉快,但这两个邻居是搬不走的,所以希望两国无须回避日后的大型双边合作项目。更重要的是,两国秉持友好关系与合约精神,来探讨任何潜在合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