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医疗系统须以公众利益为依归

2020年冠病疫情为我国医疗系统的可持续性带来严重的考验,这种大疫当前的随机应变是生存韧力的体现,是供未来面对同样危机时借鉴的宝贵经验。(海峡时报)
2020年冠病疫情为我国医疗系统的可持续性带来严重的考验,这种大疫当前的随机应变是生存韧力的体现,是供未来面对同样危机时借鉴的宝贵经验。(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在国际上享有崇高声誉的新加坡中央医院,刚于3月29日步入200周年,推出系列慈善活动,医院内的文物馆也即将于本月底重新开放。

中央医院是新加坡医疗体系的标志性设施,见证了我国医疗保健服务的发展过程。多年来,院内的设施和整体环境不断改进提升,以确保它与时代发展同步。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为医院百年花园主持开幕时说,新加坡的医疗系统可通过四个方向转型,即:把重点从医疗和护理转向促进预防性保健与健康生活、将慢性疾病的护理从医院带入社区、继续推动医疗领域的创新,以及确保医疗体系面对疫情等危机时能够保持坚韧。

这四大转型是为了因应人口老化带来的挑战,估计2030年,我国65岁及更年长者占人口四分之一时,医疗保健服务会面临更大压力。医疗体系能否维持高素质,人们能否具有支付能力等等问题,有赖于长远的规划。

在四大转型中,前三者已经在过去几年加紧落实。医疗系统要保持健康,最根本的是全民具有高度的保健意识和知识,这也不只是应付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年轻人保持健康有助于降低国家医疗成本。

2020年冠病疫情为我国医疗系统的可持续性带来严重的考验,中央医院在50天内把停车场改为隔离中心,这种大疫当前的随机应变是生存韧力的体现,是供未来面对同样危机时借鉴的宝贵经验。

医疗体系不论如何转型,最终的目的还是必须确保国人寻求医疗服务时能够负担得起。除了贫困和弱势群体必须获得国家的最大照顾之外,每个国民都必须为自己的健康和医药费负起主要责任。

近日,本地医生组织和保险业者,针对已有37年历史的私人综合保险计划的各执一词,显示双方多年来的矛盾不容易解决。卫生部长颜金勇不久前在国会进行卫生部拨款辩论时建议,新加坡医药协会、医学专科学院和人寿保险协会成立三方委员会,处理这项广泛涉及公众利益的争论。

新加坡医药协会认为保险公司应为平均赔付额不变的情况下保费节节上升的局面负责,要为保险公司排名,收集公众对保险公司的投诉。并指责保险公司设置的医生咨询团缺乏透明,只有非常少数医生能够加入。这多少限制了保户的选择权,也使到一些医生因理赔的问题流失掉病人。

另一方面,新加坡人寿保险协会则反驳,医药协会应该提高透明,公开医生的临床素质标准,以免过度医疗造成医疗费上涨。

由于立场和代表的利益不同,争议双方所看到的弊端没有交集,理据上也可能各取所需,显示私人领域医药费上涨和保险费提高的问题错综复杂,成因更非一日之寒,如果长期无法解决,最终受害最大的是医疗服务的消费群众。

西方式免费医药福利制度会被人民滥用,在私人综合健保计划下病患无论须分担多少比重的医疗费,都会引发投保者“吃自助餐”心态,造成过度医疗甚至过度索赔,进而刺激保费上涨等等,这些都是恶性循环,结果是集体在私人综合健保计划下负担日渐加重,无人可以幸免,包括自我克制没有“拼命吃自助餐”的投保者。

要确保人民负担得起,则政府和私人医疗领域都必须有健康、符合成本效益的运作,任何导致医疗成本上涨,致使病患及其家人增加不必要开销的弊端都必须铲除。

然而,这是个环环相扣的复杂问题,医疗服务和保险公司的公开争论,让社会人士看到问题的多面性之后,它们必须拿出诚意,共同找出问题的根源并对症下药,而政府也必须适时调整政策,既保护国人的利益,也让医药和保险领域有一个透明运作的环境,以公众利益为依归,才是最终目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