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国际合作应对复苏不平衡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指出,各地区国家之间,甚至同一国不同地区之间的发展呈分化的趋势。(路透社)
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指出,各地区国家之间,甚至同一国不同地区之间的发展呈分化的趋势。(路透社)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但在各国政府推出庞大的财政援助配套下,去年全球经济衰退没有先前预测的那么严重。随着冠病疫苗的接种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全球经济在去年基数很低的基础上,今年有望强力反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月份预计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为5.5%,但它表示将在下周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上调经济增长预测。

然而,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指出,各地区国家之间,甚至同一国不同地区之间的发展呈分化的趋势,而能实现国内生产总值远超危机前水平的国家屈指可数,中国与美国是其中的两个。她表示,中美两个大国的经济增长加速,加大了全球复苏不平衡的风险。

冠病病毒袭击无国界之分,但是低收入国家在保生命与保生计的资源上,没有发达国家那么充裕。在疫苗分配上,它们也排在后头。因此,它们受到疫情的创伤,可能需要一段非常长的时间才能弥合。与此同时,发达国家最先获得疫苗供应,而且也有足够的资源推出财政援助配套,因此复苏也更为快速。

发达国家推出庞大的财政刺激配套,固然可带动全球的经济发展,但是这也加大了后疫情时代的金融风险。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去年先后推出2万亿美元及900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配套,而拜登政府在最近推出1.9万亿美元的纾困配套后,又在前天宣布总值2万亿美元的基础建设投资以及经济振兴配套。巨额的财政投入,提高了市场的通胀预期,而美国的10年期公债收益率从今年初的0.9%迅速突破1.7%。美元利率上升将加剧低收入国家的美元债务负担,这不仅进一步压缩它们的财政空间,也加大货币贬值以及债务违约的金融风险。

冠病疫情告诫全球,除非人人安全,否则无人安全。同样的,尽管反全球化的浪潮此起彼伏,但是全球经济仍然相互依存和影响,而金融风险的传播性不亚于病毒。经济复苏不平衡不仅影响低收入国家,也会拖缓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步伐。国际社会有必要通力合作,以减缓复苏不平衡带来的冲击。

其实,经过疫情的肆虐后,国际社会已认识到“除非人人安全,否则无人安全”的硬道理。疫情来袭,低收入国家普遍面对债务偿还无力问题,从而削弱了它们应对冠病疫情以及投资新增长的能力。因此,二十国集团去年底拟订了缓债的架构,允许贫穷国家暂缓偿还债务。此外,世界卫生组织设立了“冠病疫苗全球获取机制”,在较富裕国家的资助下,帮助低收入至中低收入国家获取疫苗。

然而,疫情期间人人自危。在应对公共卫生危机以及后疫情时代的挑战上,即使国际社会普遍上对国际合作的重要性已有一定的共识与陈述,但是在实践上仍然缺乏政治决心。实际上,富裕国家的疫苗民族主义以及把疫苗视为外交工具,都影响中低收入国家的疫情控制能力。此外,经济复苏不平衡的现象,也导致中低收入国家面对融资的困难而无法进行新的投资。

国际合作以及多边主义对新加坡这个外向型经济至关重要。虽然新加坡是一个弹丸岛国,但很幸运的,我们有充裕的国家储备,无须举债应对疫情危机。我国也在多边主义的合作上身体力行,以履行国际责任。去年底,我国承诺投入500万美元,在世卫组织的“冠病疫苗全球获取机制”下,协助中低收入国家获得疫苗。此外,我国政府将在下个星期一寻求国会的批准,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2057万美元,以协助低收入国家应对疫情造成的经济困境。

然而,新加坡毕竟是一个小国。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以及金融潜在风险是全球性的问题,富裕国家与大国应该肩负领导的责任,挽狂澜于既倒。经过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社会成立了多个多边组织,以促进国际合作。美国也推出了马歇尔计划,协助欧洲的重建。面对疫情的创伤以及后疫情时代的挑战,国际社会有必要再度展现政治决心,重建多边的国际秩序,并避免让贫富鸿沟持续扩大。否则,全球将陷入不安与动荡的局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