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强法律框架遏制网络罪案

面对网络时代带来的变化,我们有必要加强法律框架,以提高网络干案者的犯罪成本。(档案照)
面对网络时代带来的变化,我们有必要加强法律框架,以提高网络干案者的犯罪成本。(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21年4月7日

随着网络的普及化,林林总总的网络罪案应运而生,而且越来越猖狂。从网络散布的假信息、网络盗窃资料,到网络霸凌、网络勒索以及网络诈骗,以至于国与国之间的黑客袭击,网络罪案的形式可说是无奇不有。受害者不分种族、年龄、性别以及社会阶层,而网络罪犯在虚拟世界干案后往往得以逍遥法外。

日前,我国总理李显龙也成为网络罪案的受害者。一个区块链平台在未经他允许与知情的情况下,冒用他的推特个人页面推销加密货币。由于网站的创建者匿名,李总理发出公开推文,要求对方立即删除他的姓名和照片,并警惕公众在进行任何投资之前,务必确保有关投资是真实且合法的,以免落入骗子的圈套。

金融管理局指出,去年有102家企业或公司代表被列入“投资者须警惕名单”,创下五年来的最高纪录,其中数码代币相关交易占了四分之一。它表示,不少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贴文冒用部长和其他知名公众人物,招揽公众投资比特币。

除了冒用公众人物牟利的网络罪案,不法之徒也在冠病疫情期间,利用民众的不安和恐惧进行诈骗。新加坡网络安全局局长许智贤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透露,犯罪分子借疫情为饵,并冒用高流量的网络平台以及银行等服务供应商,窃取个人资料和财务数据。这类网络钓鱼攻击事件,去年在我国共有近5000起,平均每天13起。

新加坡的低犯罪率享誉全球,但网络罪案沾污了这个美誉。警方的数据显示,我国去年的犯罪率增加6.5%,其中网络诈骗案件急速上升是主要的原因。它从前年的9545起增加至1万5756起,而受害者损失的金额超过2亿元,比前年多出近8000万元。如果没有网络诈骗案件,我国的犯罪率实际上下跌15.3%。

在虚拟世界,网络干案者得以掩饰身份,而且不少是在海外操作,因此执法当局往往鞭长莫及。此外,网络案件形形色色,执法当局也穷于应付。网络干案者的犯罪成本很低,而骗财骗色的收获甚丰,导致他们肆无忌惮地从事非法勾当以及侵犯他人的隐私。

由于网络干案者无所不在,而且干案手法千变万化,网络使用者以及受害者往往感到无力与无助。政府不遗余力,通过宣导加强国人的网络安全意识,并在发现可疑的网站或诈骗手法时,即时发布信息。警方也成立了反诈骗中心,与银行合作阻断诈骗分子的财路。然而,从网络案件上升的数目显示,国人的网安意识以及执法当局的执法力度,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空间。

面对网络时代带来的变化,我们有必要加强法律框架,以提高网络干案者的犯罪成本。在现实世界,盗窃、霸凌、勒索以及诈骗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干案者都必须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同样的,网络盗窃、网络霸凌、网络勒索以及网络诈骗也应该受到同等的惩罚,或甚至更高的惩罚,因为在网络世界中受害者的人数更多。唯有当网络干案者为他们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法律才能对后来者发挥威慑与阻吓的作用。

其次,执法者有必要加强执法的力度,不论网络干案者在天涯海角,都要将他们绳之以法。在现实世界,执法者通过跨境合作抓拿罪犯。同样的,对付在海外隐匿身份的网络干案者,执法者也应展示同等的决心与毅力,让干案者认识到,即使是虚拟世界,仍然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要做到这点,执法当局必须有足够的资源与技术能力,以应对网络时代的罪犯问题。

我国致力成为智慧国,网络的渗透率高,因此面对的网络罪案也更为严峻。网络罪案固然是网络时代的必要之恶,但网络使用者的无力感更加剧网络干案者的嚣张行为。网络干案者连国家领导人都敢冒用,而且还逍遥法外,孰可忍,孰不可忍。执法当局是时候向网络干案者给予强力的反击,以加强网络使用者的信心,并维护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