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公平的含义

字体大小:

记者手记

“这对我们公平吗?”

重新拥屋计划的细节尚未正式公布,我在采访时就陆续听到部分公众的质疑。他们担心这项新计划会损害我国住房政策一贯秉持的公平原则,侵犯自身平等权益。

预计在今年推出的重新拥屋计划,旨在协助那些曾一度拥屋的租赁组屋租户,再次购买组屋。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上月透过博文透露,当局正在讨论为这些低收入家庭提供重新拥屋津贴,建屋发展局也考虑为他们提供多一次优惠贷款,减轻他们的购屋压力。

对这则消息不满的,首先是那些只拿过一次购屋津贴的低收入者。一名年过五十的二房式屋主说,他凭多年工作积蓄才买到人生第一间组屋,“那些人已经有过一套房子,是他们不珍惜,才落得要租房住。为什么政府要让他们再享受一次特别优待?”

另一个担忧新政策不公的,则是一名70多岁的小型公寓屋主。根据现有规定,屋契较短的小型公寓和二房式灵活单位,无法在市场上公开转售。但目前当局正探讨允许租赁组屋住户购买这类原本只开放给年长者的单位,条件是他们须满足较长的最低居住年限。

换言之,在达到相应的最低居住年限后,这些住户或将被允许转售二房式灵活单位,这一点正触及这位小型公寓屋主的心结。“小型公寓不能转售,就等于向政府长期租房。如果政府允许租赁组屋住户转售二房式灵活单位,就应该允许我们也这么做,不然对年长屋主太不公平。”

一项旨在扶持弱势群体,落实社会平等的政策,却令其他弱势群体担心会导致“不公平”。这现象乍看之下有些尴尬,却也凸显出“公平”的多重含义。

在美国哲学家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正义论》中,一个收入与地位不平等的社会,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才算得上是公平与正义的社会。第一个条件是各项职务及地位要向所有人平等地开放;第二个条件是社会最底层的群体应获得最大利益。

根据罗尔斯的论述,确保各个群体享有平等权益,和给予低收入租赁组屋住户更多优待,分别符合第一个和第二个条件,二者都是公平的体现。但罗尔斯同时指出,第一个条件在应用时应优先于第二个条件,即不能为了让社会底层的少数派获得最大利益,而限制或阻碍其他群体公平竞争的机会。

给予租赁组屋住户的额外帮助,是否会令其他攒钱买房的人丧失努力工作的动力?是否会让其他二房式灵活单位屋主拥有转售组屋的选择?或许这些因素都应在制定政策时纳入考量,正如前任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曾在国会上所说,政府在帮助租赁组屋住户重新购屋时,要注意不给他们过多优待,破坏社会公平。与此同时,也要确保他们不再重蹈覆辙,以免酿成道德风险。

一个基于公平原则的可能猜想是,随着这项新政策的出台,其他政策也将相应调整,从而照顾不同群体的需求。这好比选择多样的二房式灵活计划去年推出后,政府也允许小型公寓屋主申请延长屋契,以抵消新政策可能对他们造成的“不公平”影响。

被视为今年住屋政策重头戏的重新拥屋计划,要如何在资源再分配中取得平衡,确保各个群体都受到公平对待,着实令人期待。

(作者是本报记者 jingche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