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深圳印象

字体大小:

义点义见

到过深圳无数次,十多年前在纺织印染公司当总经理时到深圳跑过销售,去年也为房地产公司深圳客户讲课,但是对深圳经济做专项调研,只有两次。

最近一次到深圳,是为深圳政府的咨询项目进行一项调研。

时隔15年发现,一是深圳确实变了,二是我看问题的角度也变了,这次调研给我的直观感受还是相当强烈。

首先是房价。论房价,深圳与京沪不相上下;论涨幅,深圳尤为惊人,2015年年初均价2.3万人民币,到了年底已涨至3.6万,涨幅为56%。是什么支撑了这么高的涨幅?根据行内人士介绍,主要是供求关系,深圳土地总量有限,但市场对房子的需求不断上升。是什么支撑起市场需求?主要是人口增长。是什么支撑人口增长?主要是深圳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

在我这趟短短四天的观察中,认为深圳对外地人的吸引力不外两点:一、蓬勃的经济活力,二、海纳百川的胸怀。

深圳是最有经济活力的中国城市之一。市场自由度相对高,企业对研发投入大,由于历史原因,深圳国营企业比例不高,民营企业出了不少佼佼者。这是深圳经济的其中三个特点。

以海能达公司为例。它创立于1993年,原名为“深圳市好易通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对讲机,后来发展为专网通信企业,提供专网通信设备、系统解决方案,以及其他增值服务,服务对象包括警察、消防、大型工厂、铁路与地铁等。经过这20多年的发展,产品已遍布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司超过六成营收来自海外,已在全球设有近30个分支机构。在专网通信领域,海能达目前已是中国老大,全球老二,仅位于摩托罗拉之后,而且对老大颇有咄咄进逼之意。更有意思的是,海能达有时在海外竞标中击败摩托罗拉,并不是以价格优势取胜,而是以技术夺标。

海能达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是研发。它在深圳、哈尔滨、南京、鹤壁,以及德国巴特明德设有五个专网通信研发中心,拥有1200余人的全球研发团队,并持续把年销售收入的14%以上投入研发。如果没有这样大力度的持续研发投入,海能达不可能取得技术创新,也不可能赢得市场。

在深圳的这几天,有个官员跟我们说个笑话。现在人们都把对知名或权威事物的模仿和冒充称为“山寨”,如:山寨手机、山寨电脑。他说,至今仍流传着“北有中关村,南有华强北”的说法,就是说北京中关村和深圳华强北路电子城是中国两处最大的电子产品和软件大本营。早年深圳出了很多仿冒产品,由于这些产品上贴有标签“Made In SZ”,后来人们以讹传讹,把“SZ”引为“山寨”。这说法当然是个段子,但是,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深圳企业从抄袭、仿冒到自主创新所经历的艰辛过程。

深圳另一个特点就是人口结构。据知深圳当地人只占常住人口八分之一左右,其余八分之七有一半是户籍人口,相当于我们习惯说的“新移民”,还有一半是非户籍人口。

在短短四天调研行程中见了约40名官员和企业人员,印象中除了极少数两三人之外,全是第一代移民,而且来自五湖四海,近的来自湖南、四川、陕西,远的连黑龙江都有。

这样的人口结构给予了深圳这座城市海纳百川的胸怀。同样是移民城市,它没有新加坡、上海的“本地人”与“新移民”或“外地人”的争议,更没有一些动荡社会中常见的族群歧视、纠纷甚至武斗。它更像19世纪中叶初到新加坡的华人社会,先来者扶持后到者,一心一意努力创造财富,但又少了当时不同华人籍贯之间的隔阂甚至对立。深圳这三十多年发展神速,与人民对目标的坚定不移、对发展的齐心协力、对前程的充满信心很有关系。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政府的角色。政府究竟对社会、对经济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一般认为政府应该创造良好、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让企业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由发挥,尤其在像深圳民营企业发展得如此蓬勃,如此有活力的环境,政府尤其不应把自己设想为多面手,过多地“指导”企业发展。但是,另一方面,中国企业目前在“走出去”的当口,如果政府能在政策上、制度上、服务上提供一些扶持和推力,或能起“好风凭借力,扶我上青天”的作用也未可知。

(作者是隆道研究院总裁 本文仅代表个人看法,chinyee_koh@yahoo.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