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晓琪:国阵已走出一马阴影?

字体大小:

众声道

雪兰莪大港及霹雳江沙的双补选,国阵一如所料胜出,多数票比2013年5月大选时激增,因此被认为是“狂胜”。

首相纳吉对这样的成绩感到振奋不已,并认为华人已“突破心理障碍”,摆脱对国阵的成见,愿意再次支持国阵。他还相信,华人的支持会持续到来届大选,让国阵能有更好的收获。

不过,如果仔细比较补选和上届大选这两个选区的数据,其实国阵只能算是在保住基本盘后获得小胜,在野党也并没有输得太惨。

这次补选,在野联盟因为闹分裂,在大港出现三角战,江沙更因为有独立人士竞选而形成四角混战。这使得在野阵营的支持票被分散,让国阵坐收渔利。

以大港为例,除了国阵,还有伊斯兰党及国家诚信党的候选人。诚信党是从伊党分裂出来的新党,选民不管投给两党之间的哪一党,本质上都差不多。两党在补选中的得票是伊党6902票,诚信党7609票,两者加起来总数是1万4511票,比国阵巫统候选人的1万6800票,少了2289票。

换言之,如果伊党没有分裂,国阵的多数票只有2289张,而非以三角战的方式计算的9191张。

当然,若和大选时仅仅399张多数票相比,这次国阵确实有进步,而这必须归功于华人票或非马来人票的回流。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在大港,诚信党得票比伊党多,显示雪州支持在野党的选民,更倾向于和民主行动党合作的诚信党,而非和巫统越走越近的伊党。

这一点也能说明,伊斯兰刑事法课题是让非马来人选民回流国阵的原因之一。

对非马来人社群而言,伊刑法就是死穴,国阵百试百灵,面对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选民,只要祭出此法,在野党必输无疑。

上届大选时,在野阵营觉得入主中央的机会很大,所以伊党闭口不谈伊刑法,民行党也大派定心丸,表示只要连同人民公正党在内的民联三党没有达成共识,伊党就不可能单方面推行伊刑法,令华社放心支持当时尚未瓦解的民联。

大选落败后,伊党认为不该放弃本身的神权治国理念,因此开始积极推动伊刑法,还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证明就算孤军奋战,伊党仍有可能落实伊刑法。加上巫统没有阻拦,伊刑法眼看差一点就在国会内开始辩论,华社被吓出一身冷汗,补选时就只想用选票告诉伊党、民行党等在野党,“我们坚决拒绝伊刑法”,反倒忘了巫统的推波助澜。

双补选成绩出炉后,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何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如此重大丑闻的笼罩下,国阵还能取得如此好成绩。其实这不难理解。首先,这是补选,相对而言格局较小,选民关心的是地方发展和地方议题,像一马公司这样的国家大事,很容易在掌握较多资源、占有执政优势的国阵大打发展牌的情况下被淡化。

其次,两个选区的原任国会议员都是意外身亡,在这种情况下举行的补选,一般上选民都会继续支持原任者的阵营。是尊重死者也好,小地方人民重情义也罢,反正不大可能发生原任的支持者跑票的问题。

国阵接连赢得砂拉越州选举及西马双补选后,坊间传出纳吉可能会乘胜追击宣布“闪电大选”。若然如此,确实会令在野阵营措手不及。但在野党领袖如林吉祥、林冠英、阿兹敏等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及时调整策略,还是能够力保不失。

现在的国阵,不能因为胜利冲昏了头,以为人们真的不在乎一马公司丑闻了;同样地,在野党也必须认清选民唾弃他们的主因是内讧与权斗。不管在朝在野,都有必须尽快解决的问题,否则下一次选民还是有可能做出截然不同的选择,届时就只能徒叹“难以捉摸你的心”了。

(作者是本报记者 liewfc@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