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奕婷:99年的问题

停一停

99年的屋契年限到期后,房子会怎么样? 

最近接连出现有关老房子的新闻,在一个拥屋率高达九成、社会普遍把房产视为资产的新加坡,尤其受到关注。先是《联合早报》报道,过去三年有越来越多屋龄达30年的旧组屋易主,有些买家抱着“高龄”组屋会获选,纳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简称SERS)的期望而进场,引起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提醒,旧组屋未必都整体重建。不久后,《星期日时报》报道了芽笼一带有约30栋房子,面对60年屋契将在三年后到期,屋主惶恐到时得面对房子价值归零,把土地归还政府的命运。 

在本地,除了政府组屋的屋契是99年外,有许多私宅也非永久地契。不过,我们至今未出现屋契年限期满,而被政府收回房子的情况。好些六七十年代建造的组屋,又获选纳入政府1995年开始推行的SERS计划,令不少屋主都抱有政府不会让房子“寿终正寝”,身价变零的幻想。

或许正是担心民众有不切实际的想法,黄循财日前特地提醒说,大部分的组屋在屋契满了以后,会归还给建屋发展局,土地归还政府。他也指出,只有位于土地尚未被充分利用地段的组屋,才会获选加入SERS计划;因此22年来仅有4%的组屋获得重建。 

黄循财的回答点到为止,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会纳入SERS的组屋将越来越少。事实上,过去五年每年平均仅有一个SERS项目完成,进行中的也只有个位数。这与约10年前每年十多二十个项目,不可同日而语。 

随着人口老龄化,国家社会开支逐年增加,在确保财政可持续的当儿,SERS无疑是笔庞大开销。政府除了以市价把获选纳入SERS的组屋买回,还在同个地区提供原屋主额外20%折扣的全新替代组屋。前任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曾将此形容为“慷慨配套”。 

再说,在未来10年到20年,丹戎巴葛和巴西班让港口将迁往大士、巴耶利峇空军基地也计划移至樟宜东。这无疑会腾出土地供发展;空军基地的迁移,也解除了周边建筑的高度限制,可兴建容纳更多住户的高楼。再加上滨海湾和加冷河一带的新发展,中长期多出了不少可运用的土地,通过SERS开创新空间的紧迫性就相对缓解了。 

况且,SERS虽然旨在为旧社区注入新活力,让老旧组屋区的居民,也能享有新组屋的设计和设施,但至今79个获选重建的地段,只让3万9000多户居民受惠,占总组屋住户的很小部分。从政策的公平性来看,无形中造就了凭运气额外获利的一群;从善用公款的角度,津贴不一定给了最需要的人。 

如果SERS真的越来越少,甚至喊停,组屋屋契到期后怎么办?许多坐拥99年屋契,特别是老房子的私宅屋主,同样有这个疑问。诚然,政府已经不只一次解释过屋契到期后,土地回归国家的现实,只不过对于早已被灌输房子是增值资产的国人而言,这是无法接受也难以吞下的苦药。 

当然,私宅屋主可以在99年“炸弹”引爆前,连同左邻右舍尝试集体求售,或是向新加坡土地管理局重新申请多99年地契,并支付估价保屋。但换个角度想,政府作为组屋的管理者,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成批组屋被收回,一大群屋主露宿街头的结果。到时一种可能的安置法,是通融让原屋主再购买一次享有津贴的预购组屋。这对于失去私宅的屋主同样适用。 

只是走到这个地步,纵然政府已有相助的准备,却等同于屋主原本拥有的不菲家产都化为乌有,这样的结果无疑会令民众不安。因此,政府恐怕需要就这个课题,有更多的交代。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副总编辑 angyt@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