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兆呈:“中国除外”

字体大小:

城外城

如同亚洲“日本除外”惯例,“中国除外”在特定领域得以成立,意味着中国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形成生态,以特别的体量、体系,形成体内循环。以后很可能国际版图划分就是中国和“中国除外”两个市场。

月中在香港参加RISE亚洲科技盛会。这个被称为亚洲最大的创业者盛会吸引了来自85个国家的超过万名与会者,包括全球活跃的创业者、投资者和初创企业,除了往年必有的设计、编码、大数据等行业主题的对话,今年增加AutoTech来讨论流行的人工智能(AI)以及Money Conference讨论互联网金融。众多创业公司新秀携带自己的创业点子,或是概念解说、或是产品展示,与各地投资人以及科技巨头如Google、阿里巴巴、腾讯等,一起激荡未来科技的脉动与趋向。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和应用自然成为焦点之一,既有巨头企业,又有火热的万众创新的现实。一家在印度尼西亚创业的欧洲企业家在分享企业在印尼获得的可观用户数字时,不忘笑着补充一句:不要把我跟中国市场相比。确实,中国互联网经济的高速成长和非凡成功,为中国创造了一种“自足”的环境,在强大的驱动力、人口红利和技术能力支持下,只需拥有足够的国内市场份额,就足以实现巨大的经济价值。

“中国以内”的市场,支撑了无数创意的产品空间,不同形态的互联网产品攻占不同阶层,创造大大小小的“奇迹”。其中既有对大众层面需求的迎合,热门游戏可以吸引上亿玩家同时在线,成就新的社交场景;狭窄的视频直播间仅靠一人一个镜头,瞬间聚合10万以上人群,最红的“主播”短短一年内,可以从乡村青年变成身价2000万人民币的新贵;当红电视剧男女主角的衣履饰品同步成为电商销售的爆款。也有把握知识阶层诉求的新型产品,管理学教授、行业牛人的语音课程,短时间内就吸引数十万人心甘情愿为知识买单,收获千万元成交额。还有一些漫画、二手物品等相对小众的应用开发,善于精准把握生活中的“痛点”,也获得可观的回报。

当下的中国互联网生态,热闹而且热烈,互联网企业的进化和进阶,在中国建构了一种“自成体系”的秩序。中国自身市场的规模效应和需求的多样化,原本就是他国无可比拟的“利好”,即便是小众的需求,也因为基数的庞大而获得有力支撑。这种独特性,不只在互联网企业中凸显,在影视制作、娱乐节目等文化产业,乃至政治层面的管制,都展现出相似的自成一体。

“日本除外”,这样的标示或注解经常出现在关于亚洲经济或股票市场的研究分析报告中。日本一向与西方国家看齐,很早就迈入发达经济体行列,有其强烈的市场独特性,跟亚洲其他国家不在一个等量级,需要单独个案列出进行分析和评估。因此,虽然在地理上,日本属于亚洲,但是在经济体系、发展规模、市场连接等方面,日本因为巨大的差异而脱离了亚洲,在对亚洲市场的数据分析中,往往都标明“日本除外”。

这种因为日本的特殊性而作出的市场区隔,也深刻影响了跨国公司的全球业务架构、人员调配、业务统计等布局规划,常常见到亚太区域的主管名片上也都标明了“日本除外”。

“日本除外”不仅仅在经济分析和业务规划领域,在技术标准和行业规则上也形成日本单独的系统,包括网络设备、服务器、大型计算机等领域。从2G通信网络开始,就有人批评日本市场不够开放、相对封闭,很多系统“不兼容”。但日本国内同样庞大的市场为这些技术和产品提供了足够的生存空间。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壁垒也帮助日本形成了自身的核心技术。

这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发展有着异曲同工的共鸣。

在互联网领域,BAT得益于中国市场特定领域的限制与保护,从而在中国国内市场建立起足够的体量、强大的竞争优势,以及中国自身的经济生态循环系统。因此,由谷歌、Facebook、YouTube等互联网巨头构建的世界版图,其实是“中国除外”的市场。

今年中国再度开始强化网络限制政策,比如对VPN的管理,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年初就发布通知,要求所有专线和VPN都必须获得电信主管部门批准。其中一家VPN供应商Green最近以中文发布关闭服务公告,题为“相遇有时,后会无期”,就昭示随着7月1日起中国的安卓和苹果应用商店不再允许VPN应用下载的禁令,一批VPN供应商已陆续从应用商店消失。

如同延续至今的亚洲“日本除外”的惯例规则,“中国除外”在特定的领域得以成立,意味着中国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形成自己的生态,以特别的体量、特别的体系,形成体内循环,而不必在意外在的市场或惯例。

对于很多互联网业者或其他跨国巨头来说,以后很可能国际版图的划分就是中国和“中国除外”两个市场,并且不仅在经济、商业领域,也会包括更广泛的层面。这也使得外界必须正视“中国除外”这一概念中包含的市场特色、技术、规则、体系、管制等具备的特别因素。因为,在“中国以内”,完全能够制造和实现不一样的故事。

(作者是新加坡报业控股新兴市场副总裁 zhouzc@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