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颖轩:甲乙关系

字体大小:

首尔的秋天,枫叶红得快,枯得也快。连续两个周末上冠岳山赏枫,大自然的美是一道风景,登山者的形色则是另一道景色。

熟知韩国的人都知道,韩国山多,三分之二的面积为山地;而登山很自然就成为韩国人热衷的户外活动之一,尤其是生活在像首尔这般大城市的韩国人,更喜欢在休闲时回到大自然的怀抱,放松身心。

本以为登山以“阿珠西”和“阿珠妈”(韩式uncle和auntie的口头称呼)居多,可是年轻人、中年人,甚至一家大小一起出动的也不少。登山者大多结伴出行,大伙走走停停,有说有笑,登顶后席地而坐吃泡面喝酒。

根据韩国统计局2017年11月发布的数据,在工作与家庭关系当中,认为工作比较重要的人占43.1%,比两年前的53.7%少了近10个百分点;而认为两者一样重要的人,占比从两年前的34.4%,增至42.9%。换言之,以“工作狂”著称的韩国人,渐渐更重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即我们常说的“work-life balance”。

韩国人平衡工作与生活的意识提高,部分因素或许是政府的提倡、小部分企业的响应,但国际化趋势促使更多人到海外出差或工作的亲身体验,或许是更关键的因素。

在首尔大学医学系念研究所的友人的目标,是拿到文凭后到美国行医。虽说韩国人普遍“哈美”,但听他比较了在美国与韩国的实习经历,也能理解他的苦衷。

套他的话简单来说,在美国当医生“可以有时间花赚来的钱”,而在韩国除了“没有花钱的时间”,还必须承受韩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甲乙关系”现象所带来的委屈。

甲乙关系,一般理解为合约上的甲方和乙方。然而在韩国社会,甲方是指地位与权势较高,话说了算的一方;乙方则是必须忍气吞声,一味服从指令的另一方。

韩国职场闻名的超长工作时间文化,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就是甲乙关系所致。管理层提出工作范围内外的种种要求,员工没有发言权,为保饭碗不能说“不”,必须哈腰一一完成。事情多了必然得加时工作,否则会招来一顿责备,甚至辱骂。

某杂志最近整理了“虐待韩国人的八件事“,得到韩国网友的强烈赞同,而“上厕所不让带手机”就是其一。对普遍认为自己是“乙方”的韩国人来说,没接听上司或前辈的来电是“一件无法想象后果”的事,即便下班回家也必须把皮绷紧,待命行事。

韩国人工作与生活平衡的意识加强,是否就表示人们会开始主动向主管表达自身需要?这一答案你我或许心知肚明。毕竟韩国职场文化非一夕形成,要改善并改变这一文化,犹如韩文俗语说的“从天空摘星一般地困难”。

“所以,菜鸟医生留院几天工作、被前辈百般刁难的戏码,跟韩剧上演的差不多?”

友人略带深意地笑了笑回复我:“这不是值得到处说的事,我只能说,韩剧的菜鸟医生幸福多了。”

(作者目前在韩国首尔游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