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雪芬:共和联邦俱乐部

建国初期的生存困难,新加坡切身体会到了公共外交对于国家形象的构建的重要性。尽管综合国力有限,新加坡仍有必要参与像共和联邦这样的组织,深化联系。

两年一度的共和联邦首脑会议刚落幕,这是首脑会议20年来首次在英国举行,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举荐自己的长子查尔斯王子继任共和联邦元首。英女王只是共和联邦名义上的元首,共和联邦内各项表决仍然由各国首脑磋商;但若放在英国须在2019年3月19日完成脱欧程序的时间点来看,确立查尔斯王子的接班,有利于加强英国与昔日殖民地的联系,争取新的消费市场和出口目的地。女王的这场告别宴实为她在位66年的英国打开全球贸易铺局。

有人形容,共和联邦是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俱乐部,成员国之间不具备契约式的义务。共和联邦不像北约等组织有军事上的结盟,或者像联合国组织作为一个实体干预国际事务,因此,共和联邦对组织以外的其他国家没有实际影响力。

不过,共和联邦仍然是非美国主导的最重要的国际组织,53个现成员国,大多为前英国殖民地或保护国,占有24亿人口,世界贸易的五分之一。53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是10万亿美元,与中国的11万亿美元不相上下。

共和联邦成员国在许多领域进行商讨和合作,包括贸易、金融、教育、技术、科研、法律、医药和农业,各种贸易协议及投资,带来经济效益。

共和联邦基本上是大不列颠帝国架构的延续。这个一度覆盖世界四分之一领土的“日不落帝国”,协助传播了英国的宗教、信仰、法律、制度、人文、科学、商业、语言、管理模式。尽管成员国种族文化多元,共同点仍很多;比如说同一种语言、使用同一个国会架构、拥有相同的普通法,以及高度相似的价值观。

英国脱欧和美国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改变了全球贸易网络。这些变化为巩固共和联邦商贸网络增加了吸引力。专家预计,到2020年,共和联邦国家的贸易总额将达到1万亿美元。如何借助共和联邦网络提供的机会,如共享语言、法律制度、监管框架和文化价值,促进成员国之间的贸易、投资并创造就业机会,也是各国所关注的。

不过,联邦成员国贫富悬殊,在共和联邦“俱乐部”晚餐上,也分大佬和小弟。共和联邦内英国和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几个白人核心成员,有其向心力。英国外交部长约翰逊担任伦敦市长时就提出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及英国之间建立“自由流动劳动力区”。久未积极参与共和联邦会议的印度,也被视为未来可以分担共和联邦领导权的新扎师兄。

就人口数量来算,印度是共和联邦中最大的国家。在共和联邦预算和项目方面,印度是第四大出资国。在共和联邦成员国之间的贸易中,印度的份额约为2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估,印度有望在2018年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为了激活共和联邦组织的商贸力量,英国大力拉拢这个曾是大不列颠帝国皇冠上最明亮的宝石。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文莱一样,既是共和联邦成员国,也属于亚细安一分子。作为亚细安轮值主席国,新加坡关注亚细安与共和联邦的协作。李显龙总理在首脑会议期间指出亚细安和共和联邦存有共同点,包括提倡良好治理、维护公开、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制度等。总理也表示支持全球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发展。

多边贸易确立统一和规范的贸易规则,有助于减少关税,减低贸易堡垒,平衡各方利益,达成双赢。不过,在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下滑,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无不使全球多边贸易体制备受挑战。要达致协议困难重重,谈判桌上磨磨蹭蹭,需要付出很大的外交努力。

建国初期,新加坡获得其他共和联邦成员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及国际组织资金、政策建议和技术支援等援助,使得新加坡渡过难关,并迅速发展。建国初期的生存困难,新加坡切身体会到了公共外交对于国家形象的构建的重要性。尽管综合国力有限,新加坡仍有必要参与像共和联邦这样的组织,深化联系。更何况新英两国商贸关系密切。英国是新加坡的第四大欧盟贸易伙伴,去年双边贸易总额达114亿新元。英国则是新加坡在全球的第五大投资目的地。新加坡也在与其他国家的协作中,着力于通过技术协助计划,分享我国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方案和专业知识,包括公共管理、环境保护、民航、港口管理、教育、医疗及信息技术等。跨国互相合作增强,隔阂比较容易消除。

政治观察家常说,国际组织峰会有如豪门夜宴,赴会者都会带着自己的愿望清单前往。如果世界和平、废除核武、商贸无边界无法一蹴而就,或许就从减少塑料产品开始做起吧。(英国计划禁止使用塑料吸管等一次性商品,并呼吁共和联邦国响应,保护海洋生态环境。)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文创、教育及新兴事业群助理副总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