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曼:去莱佛士?

订户
纳莱依那比莱的塑像现在也伫立在新加坡河畔,雕塑上有四种官方语言的解释牌。(黄伟曼摄)
纳莱依那比莱的塑像现在也伫立在新加坡河畔,雕塑上有四种官方语言的解释牌。(黄伟曼摄)

字体大小:

在历史学近几十年来趋向专业化,开始从公共领域中撤退后,这次开埠200年的纪念活动,不只提供恢复长时段(longue duree)历史思考的契机,也带进大众互动,有助我们重新认识当代问题复杂的历史根源。

很多国人也许和我一样,经过新加坡河畔都不会多瞧莱佛士塑像一眼,会驻足与雕塑拍照的,更多是好奇的游客。因此也难怪新加坡开埠200年工作组这回得搞些“小噱头”,用艺术手法让我们熟悉的莱佛士“消失”又“重现”,才成功让大家重新把目光投向它。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