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楚琳:1819年的胶囊

订户

字体大小:

凭着人类经过了两个世纪的历史洗礼,知识累积,观点及思维的转变,莱爵是否也应该从时间胶囊走出来,面对这历史的幽魂呢?

自去年10月下旬开始就马不停蹄周游列国,反复收拾行李之际,忘了举国上下欢庆莱佛士开埠狮城200周年这回事儿。面簿上流传的一道奥菲安·萨阿德(Alfian Sa'at)的长贴文,倒是挺有意思的。他是本地对马来文化与族群认同危机特别有看法的激进派青年作家,文笔犀利,论事一针见血、毫不客气。有时觉得他争辩时咄咄逼人,但过后细嚼之下,却是言之有理。事因他日前到亚洲文明博物馆(ACM)听高级研究员的讲座,认为此人处处为莱佛士申辩,完全回避了对殖民帝国主义的批判,更不理殖民主义对本土民族及文化的奴化与摧残。研究员屡次强调莱佛士是受到当时环境与宏观思维局限的人,人们应该以他对本区域的学术研究、收藏及著作,来褒贬他的业绩。据悉当时的问答交流时段简直是两者的舌战。奥菲安最后也写了一段他对ACM之莱佛士展览的评论,其想法和评价,可想而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