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黄伟曼:多语才是资本

订户

字体大小:

黑白之间

多重的身份诠释应是新加坡的特色,“什么是本土”的困惑,是时候用多元来解除。

学一门语言,如果总是用个人资本累积的角度去看,容易显得太功利。但我最近在想,也许现在新加坡社会正是时候尝试跳脱大家所熟悉的语言文化逻辑,因为也只有这样,年轻人才愿意凭着兴趣去亲近各种他们想学的语言,包括母语,并从过去几代人所背负的文化传承包袱中,得到真正的解放。

一个社会的活力到底来自于哪里?最近我在影视串流平台Netflix上追看一部名为《世界小吃》(Street Food)的原创纪录片,摄制团队走访了亚洲九个城市,探寻街边各个角落最道地的庶民料理,其中也拉队到新加坡拍摄。但与身边朋友讨论这部新系列时,我们都对新加坡篇有同样的结论:新加坡这集怎么就是拍不出其他城市的精彩?是哪里不“对味”了?

后来我发现问题跟食物可能没太大关系,反而可能和受访者所使用的语言及其表述有关。《世界小吃》每一集聚焦讲述一个小贩的故事,例如在日本大阪,主角是一位把路边摊当居酒屋经营的大叔。这位“欧吉桑”可有趣了,他像是练就“铁砂掌”神功,能一手拿着瓦斯喷枪用大火烘烤食材,另一手还能伸到火里把食材翻动。另外,大叔说话就是带着一种大阪人的幽默风趣,他操着奇特的口音一边炒菜一边与顾客谈笑风生,整集下来就是两个字:热闹。

在台湾嘉义的夜市里,或在泰国曼谷的街头,《世界小吃》的摄制团队也成功拍出车水马龙的临场感。嘈杂的市集声音原汁原味地被收录下来,形成某种城市交响曲,让人能更清楚地感受到地方生活的纹理。

《世界小吃》的新加坡篇中,镁光灯则打在女摊贩爱莎身上。这个小故事其实蛮温馨的,在海格路熟食中心售卖传统马来米蒸糕点(Putu Piring)的爱莎,当年因为父母的一通越洋电话,放弃当专业糕饼师傅的“美国梦”,飞回新加坡继承父母开的档口;她和丈夫还引进新式机器,开设中央厨房,把原来的小摊位经营成了连锁品牌。这在街边小吃遭城市发展淘汰的新加坡,可算是个成功案例。

不过,在这一集节目中,节目组却有个奇怪的设定:不论种族和年龄,每一名受访者说的都是英语。爱莎上巴刹买食材的时候,明明与店主用流利的马来语沟通,坐在镜头前说的却是有些不自然的英语;介绍海南鸡饭时,背景播放着一首马来民谣,卖鸡饭的Uncle(英语,指大叔)却说一口字正腔圆的英语。大家仿佛遵循着某种规范,而因为新加坡的工作语言是英语,乍听之下一切都合理,只不过一与其他城市比较,就马上少了一种“本土”的感觉。

本土的感觉要从哪里寻?“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我们没有属于自己的语言,这代表我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歌。我们也没有民族服装。没什么东西能让我们扎根于这片土地,除了美食。”在《世界小吃》中,本地美食家司徒国辉(KF Seetoh)一开始是这样介绍新加坡的。整集节目要带出的是,新加坡位处东南亚的中心,是个贸易港口与移民社会,不同的人来到这片土地时,把自己独有的一套文化带来了,但在我们努力建构共同的国家意识时,又有很多东西迅速地流失,包括语言和民俗,唯一还保存的多元是饮食。

过去一周,教育部有一系列的新宣布,其中语文特选课程扩大到中学开办,对深化母语教学的作用,备受华社关注。但仔细看教育部长王乙康的讲话,这次的语言教学调整,不应只被视为是华族母语政策的新阶段性发展,因为它不只是要保住华语水平或华语的命运;从宏观来看,鼓励多元语言学习,代表的是新加坡语言政策论述与思维的根本转变。多语学习的呼吁,抗衡的是社会日益趋向单语的现况,保的其实是未来多元文化的昂扬。

因此,对我这样一个在双语教育政策下成长的孩子来说,当王乙康谈论我们应如何透过发掘多语资源,在经济全球化中创造价值时,当他鼓励新加坡年轻人相信自己有能力掌握多过一种语言,甚至可学第三语言来培养跨文化意识和增加竞争优势时,我并不觉得那是俗气的,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样的论述所能达到的,是让语言学习回归个人,甚至让我们从某种文化包袱的桎梏中得到解放。所谓的双语或多语社会,最理想的状态应是华人也能说马来语,异族同胞也讲华语。我也想象,当一位新加坡年轻华人的华文华语“不够好”的时候,他不会因此感到自卑;也许除了英语之外,他还会一些越南话或印尼语,甚至会讲日语或法语,这能让他立足于东南亚甚至是全世界,却不削弱他身为新加坡人的身份认同。

像《世界小吃》里的Putu Piring,也是承载着三种不同文化的美食。这次王乙康在谈新加坡文化多元时,刚巧用了Putu Piring的例子指出,华人称这种用椰丝做内陷的糕点为嘟嘟糕(Kueh Tutu),但不论是Tutu或Putu,名字都源自南印度词Puttu,一份糕点背后原来还有三种语言。

其实,谈到本地的美食时,我很少想到不太起眼的Putu Piring或嘟嘟糕。Putu Piring是本土吗?但或许这次语言教育政策的调整适时地提醒我们,多重的身份诠释应是新加坡特色,“什么是本土”的困惑,是时候用多元来解除。

(作者是新闻中心特稿组高级记者 ngwaimu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