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颖轩:平等就好

订户

字体大小:

寒暄馆

“宋宋离婚啊。”

“辛苦他了。”

“呃?”

“宋仲基啊。”

笔者给韩裔友人孙先生留下“白眼”的表情图标后,就结束了短信对话。

其实不只是孙先生,韩国社交媒体的留言与网站舆论大多挺男神、黑女神。笔者上韩网浏览韩国人对事件的反应,除了意料之中捕风捉影的主观言论,第一时间留言支持男方的这一倾向,虽然可能反映出两位演员在自家人面前的人气,但亦很难不让人联想到韩国“有事先怪罪女性”的社会风向。

韩国是男权社会,亦是一个物化女性、带性别歧视的世界。近几年女性权益的意识渐涨,女性看起来也受到法律面与制度面的保障,但走进日常生活即能发现,每家每户、各行各业,对女性的诸多限制、歧视和偏见的事件仍层出不穷。

例如数日前,自由韩国党举行了聚焦政界女性的活动——“女性盛会”,该活动一项舞蹈表演的最后,五名女党员走到台前转身翘臀,在1600名出席者面前拉下裤子,露出贴在白色内衬裤上“韩国党胜利”的字眼,引起社会哗然。

“在推崇女性从政的活动上,丑化女性……将女性物化成宣传工具,不知羞耻”等,都是指向该党的指责。可笔者倒纳闷:跳舞的女党员怎么默不作声呢?是不敢违抗安排,抑或是不觉得这样的安排没什么不妥?

两者参半吧。前者心理的考量不难理解,但后者的“无知”却令人心疼。

笔者尝试设身处地想:若从小在男女不平等的环境下成长,对父亲或男性长辈,甚至弟弟或男下属,都得退让、谨言慎行,而且周围女性都过着一样“认命”的生活时,又怎能了解女性权益呢?

韩国著名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2016年出版时,震惊韩国社会。这部作品犹如掀开家中客厅的地毯,将女性在韩国社会如毯下垃圾般被遮盖、欺压的一面,摊开在眼前。部分女性读者感动于有人道出“自己的人生”;部分女性则在阅读后恍然大悟自己不被公平的对待。男性读者有人把小说当着“警戒本”,却也有人将它贴上了“女权主义”的标签,大肆抵制这部作品。

在新加坡的女性,相比之下就幸福多了。无论是职场、家庭,甚至政界,女性都能得到应有的照顾与福利;而愿意卷起袖子下厨、分担家务的男性亦大有人在。

韩国有学者嘲讽道:尽管现在更多韩国爸爸出现在幼儿园外接送小孩,若真正计算的话,九成男性在丢垃圾之外所做的家务事,平均不出10秒, 韩国妇女的抱怨不是不讲理的。

所谓女性权益,追求的不是女权至上、打压男性的位置,而是男女之间在各方各面都能享有“平等”,或“近平等”的对待。这不仅是韩国社会的“梦想”,亦应该是各国所追求与守护的平衡线。

《82年生的金智英》除了中日文,英文与法文版今年将推出,泰文和越南文版亦在出版计划上。韩国电影版也完成了拍摄,预计今年底上映。文学与电影的影响力虽然不容小觑,但始终搭乘慢车的韩国社会要如何将男女平等化,笔者仍始终是悲观的。

(作者是文字工作者 yingxuankua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