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赵慕媛: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订户

字体大小:

梦远册

今天频仍上演的警民对峙、社会撕裂,令人慨叹香江独步全球的魅力光环点滴消散,是否会由风情之都渐渐幻变为悲情城市。

港人港事,尤其愈演愈烈的示威游行,已成为全球媒体及社媒持续瞩目的焦点。

近月来,几场号称百万人上街游行的有序与和平,以及七一回归纪念日少数青年用铁条和铁笼车,撞击打砸香港立法会的蛮横与暴力,在世人面前呈现港人理性与破坏的两极化形象。

社交媒体及手机的传讯和链接,功能神速,让游行的统筹与集结能力飞快换代。“反送中”游行出乎预料的浩大阵势,相当于民意诉求的集体吼声;港警在6月12日弹剂齐发、铁腕驱散人群而引发警民冲突、民间激烈反弹,之后的应对之策转为审慎,甚至于七一当日为避免与部分莽动青少年造成肢体冲突,最终选择撤离立法会而立于争议的道德高地,都是港式社会运动在舆论较量及现场攻守的连番转折,如同香港警匪片一般,奇峰迭起。

历来媒体对事件的报道,尤其国情特殊的官方或半官方媒体,皆各取所需。这回外媒也守不住自己信誓旦旦要坚持的公正、客观与平衡原则,比如美英多数媒体,便不可免地集中或放大警力对游行人群棍棒齐挥、弹剂发射的无情;而中国官媒则突显示威者对警员还击时的毫不手软。人人一机在手的年代,议论同样沸沸扬扬,各群组对热点新闻的评介,看法各执一词。其实每个人对视频及照片的筛选、剪辑、截图、转发,都反映了个人清晰的喜好和立场。

七一当日,数十名打头阵冲击立法会的港青,全副配备专业齐全,从头盔、眼罩、口罩、手套、各式盾牌,手持铁条、铁笼车等等犀利装备,明显是经验老道、有组织有预谋的肇事者,他们的暴力行径遭受各界谴责亦不稀奇。稀奇的是,这帮身形清瘦、手持“利器”冲击立法会的青少年,全程不发一声,一字一词的粤语未曾讲过,让人猜不透他们的来历;倒是在旁有一女声不停以粤语呼吁,恳求青少年冷静:“千万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不要让他们有借口!不要让愤怒控制我们!不可以输给仇恨!这样是救不到香港的,只会害到更多人!”

设若是港青,为何选择以打砸毁坏的极端途径来表达诉求?不少学人与媒体归结为,青年在沉重生活压力下,对未来感到前路茫茫,绝望下而愤慨发泄。众所周知,房屋是香港重中之重的严峻挑战,每届特首都言之凿凿,要好好解决房屋天价、一屋难求的大题目,但也因为错综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业界与开发商的利益、新界私地拥有者、环保团体等理念冲突的拉锯抗争,而纠结至今,令建房拥房成为香港头号疑难重症。新近的港剧《向西闻记》种种黑色幽默,真实反映港人对“房事”大难的绝望;2016年五名三十来岁港青导演合拍的电影《十年》,更透过虚构直接预言香港十年后将面临的各式困境。

此外,过去十数年来陆港之间不断涌现矛盾,包括双非子女被视为“占用香港资源”、大陆孕妇赴港产子造成当地床位紧缺、水货客抢购奶粉,大量自由行一些陆客的不文明行为,以及名店欢迎陆客随意摄影,但禁止港人拍照等风波被放大,虽然后来相应出台了法令解决问题,但长年来的积怨,却随时因为新的摩擦而形成导火线。就在2015年,一些市民喊出“光复屯门”“捍卫沙田”的行动号召,导致反水货客升级为警民混战,警方连续两个周日不得不发射胡椒喷雾以平息混乱。

这回港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更触动了港人对香港司法独立会否受到侵蚀的深层疑虑,不信任感的恐惧无限扩散,最终演变为大游行。

对比过去香港流行文化及影视作品对华人地区普遍的辐射和影响,今天频仍上演的警民对峙、社会撕裂,令人慨叹香江独步全球的魅力光环点滴消散,是否会由风情之都渐渐幻变为悲情城市。

香港乐团Beyond主音黄家驹在1993年创作的神曲《海阔天空》:“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天空海阔你与我”,充满励志情怀和理想追求,经常是筹款赈灾、示威游行、关爱活动的主题曲,已成特区港歌经典。在当地社会弥漫郁闷低迷氛围之际,衷心寄望,彼此勿忘“风雨里追赶,有你共我”的信心与希望。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