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陈宇昕:尊重自然生态的生存权利

订户

字体大小:

小生之言

英国科学家在马里亚纳海沟做深海调查时发现,小型虾类体内含有塑料的微粒子,说明了环境污染已经抵达海洋最深处。这世界已经没有一寸净土了。

这些细微的污染物,最终会通过食物链回到人类的生活环境,甚至回到我们身体里。

环境污染就在我们不知不觉中蔓延。

最近大获好评的HBO迷你剧集《切尔诺贝利》就通过1986年的核电厂爆炸危机,提醒我们,环境一旦被破坏,花上几代人的努力都难以补救。

2017年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新石棺竣工,包覆四号反应炉的废墟,避免核泄漏,估计可维持100年。到时候人类又要再盖一层石棺,或采用其他方式来处理。

每思及此,我都不禁想到这样一句话:人类总能用短暂的生命,对世界造成长久的伤害。

近在咫尺的柔佛,正面临严峻的生态问题。要不是今年3月金金河发生化学污染导致数千人入院、学校紧急关闭,没有人会关心。其实早有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全国29条高度污染的河流中,有21条就位于柔佛。污染源头包括当地的工业、养殖业、畜牧业、棕油厂及采砂活动中出现的不负责任行为。

新加坡一衣带水,很难不被波及。

柔佛州这些年积极发展工业,金金河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因为开发港口过度砍伐红树林,而引起当地居民抗议。马来西亚前政府在边佳兰发展的大型石化中心计划,更激起当地居民强烈抵制。环保人士将之与莱纳斯稀土厂放射性废料处理的问题,作为绿色集会的主要议题,组织绿色盛会,数万人出席大集会抗议。过去的4月12日,边佳兰石化综合中心发生爆炸,强烈震荡就连一公里外的民宅都受波及。

从非法的,到合法的,环境面临的风险,正以难以估量的速度和广度扩张。

在现代社会,人类要开发土地,就必须通过政府的批准,受到一定的限制。但是经过人类这么大规模地破坏之后,也许我们可以通过一种更激进的方式,比如反过来思考,为什么我们提倡人权、动物权益的同时,却甚少想到要赋予土地一些法律权利呢?

土地与自然向来被法律视为客体,其实自然生态也可以拥有某程度的权利,以及保护其生存的主动权。

今年2月,美国俄亥俄州托莱多市的居民,投票通过《伊利湖基本权利草案》,赋予伊利湖基本的法律权利,要求达到保护生态的目的。当地居民鉴于伊利湖遭受当地畜牧业污染,每年夏天都出现大量毒藻,影响当地食水安全,才会想出这一解决办法。当地畜牧业者目前则选择上告法院,质疑这项法案抵触宪法,至今还未有判决。

其实早在2008年,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已经将自然的基本权利写进宪法。厄瓜多尔任何国民都可以为自然发声,要求政府履行宪法赋予自然的基本权利。

自然有其永续生存的权利,厄瓜多尔宪法还规定,政府必须预防生态破坏,采取主动避免物种灭绝。这些道理我们好像都懂,但写进宪法,将自然视为主体,可以从更积极的面向保护生态。要怎样拿出道德勇气去解决环境问题,厄瓜多尔与托莱多的做法值得我们参考。

(作者是新闻中心体育组高级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