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杨浚鑫:数码世界的知情权

订户
“陪你看报纸”活动于2018年3月24日在蔡厝港民众俱乐部举行。(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上周参加“陪你看报纸”活动,适逢特朗普与金正恩刚在板门店握手会面,我却在“读报”时只字未提这则新闻,以致离开前有一位长者语带失望地说:“你为什么没有讲特朗普?”

这一周,为了不让他们败兴而归,我准备了有关香港“反修例”示威的幻灯片,还复习了一国两制方针与2015年铜锣湾书店事件,只为尽量完整地解析港人反修例背后的心态。

原本担心内容会过于生涩,不料结束后却有好几位长者上前说:“今天讲得真好!”其中一位阿姨的话尤其令我深思。她说:“我觉得你这则新闻选对了,这是我们应该知道的常识。”

参与“陪你看报纸”之初,经常被提醒应选择与年长者切身的新闻,诚如柴米油盐。但这些年我逐渐发觉,这种自以为是的“接地气”,何尝不是我们对年长者的一种设限。

人,无论到了什么年纪,都有着比我们所想象的更为强烈的求知欲。而对于重要资讯知情与否,也直接关系到个人能否充分参与到社会生活当中。

过去,知识的获取往往是通过岁月与经验的点滴积累,也因此有了“我吃盐比你吃米多”这种说法。但随着互联网的出现,知识的掌控者俨然成那些能在网络空间悠游自如的人。

尽管如此,从西方起步、以英语作为主要语言的数码科技,存在本质上的不平等。《谁的地球村?反思技术如何塑造世界》一书就指出:“数码科技并非中立,而是由社会建构的。它由机构内一组人创造,而他们又是根据一套既定价值观和假设来进行设计的。”

也因此,尽管新科技越来越多地影响劳动生产、经济与政治,却很少能反映出“食物链”底层人士的观点。这也是为何各国政府一再强调营造数码包容(digital inclusion)的重要性。

新西兰今年5月推出的数码包容蓝图就指出,一个能良好融入数码世界的人应符合四个要素:一、了解互联网的好处并具备与数码世界互动的意愿;二、能够获得价格合理的数码设备、服务、软件或内容;三、具备与互联网和数码科技相关的技能和知识;四、掌握数码通识,如懂得管理个人信息、规避网络诈欺和误导性信息。

我国多数年长者至少做到了前两点。他们既有跟上时代步伐的意愿,也人手一机。去年的威士(VISA)数码包容调查就发现,200名年龄介于50岁至80岁的受访者中,84%拥有智能手机。

此外, 我国65岁以上人口,预计将在2030年达至90万人,这使他们成为数码经济不容忽视的消费群之一。

面对积极融入数码世界的银发族,我们应为他们移除无形壁垒。这不仅仅是通过提升他们的数码技能和通识,也应设计出迎合他们需求的科技解决方案。

放眼各种手机应用,多数仍只有英文版,且字体小、界面按钮过于密集,有碍年长者操作。这不禁令人疑惑,为何在凡事讲究用户体验的设计环境中,仍有这么一大群消费者被排除在外。

要知道,能否娴熟驾驭数码科技,直接影响这一辈人的知情权。研究显示,年长者较可能受网络虚假信息和具强烈党派色彩的言论所影响。倘若处理不当,将使得这一群体被逐步边缘化,甚至感到被孤立,动摇政治稳定与社会凝聚。

(作者是新闻中心高级记者 yeoch@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