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舒杨:当饭碗集体落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过去一周,德意志银行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裁退1万8000名员工,进行投资银行业在金融危机后最大规模的一次重组。(路透社)
过去一周,德意志银行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裁退1万8000名员工,进行投资银行业在金融危机后最大规模的一次重组。(路透社)

字体大小:

过去一周,德意志银行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裁退1万8000名员工,是投资银行业在金融危机后最大规模的一次重组。读新闻时,想起十多年前,几名大学同学拿到德银伦敦办公室的暑期实习机会。那种如释重负的快乐不难理解——投资银行的薪酬如天文数字,对留学生来说意味着父母含辛茹苦偿还的学费终于“修成正果”,而未来的人生道路也似乎铺上了金砖。


那是德银野心勃勃想挑战高盛的年代;如今,首席执行官泽温宣告,旗下的投资银行业务“雄心壮志的日子”已经结束,要回归更具竞争力的其他业务。一声令下,据说伦敦总部不少员工只有几小时的时间打包离开,甚至有人捧着养了多年的绿植走出大楼。


对于这个树倒猢狲散的慌乱场面,《金融时报》一针见血指出其吊诡之处:这是很怪异的雇佣关系,雇主每年支付一些员工数百万元酬劳,但当它决定裁掉他们时,他们就得赶快消失。雇主和员工之间只是一种交易,毫无忠诚可言。这些平日里光鲜艳丽、灯红酒绿的员工都是“高薪但可有可无”。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